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压切婶】(双向暗恋)我的主上/前近侍是不是讨厌我【完结】

(上)

(中)

有OOC吧大概



“你们说,长谷部君他会不会是……跟主上吵架了?”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吧”小狐丸嚼着油豆腐,“就算鸣狐跟他的狐狸吵架了,长谷部也不可能跟主上吵得起来。”

“可是,最近确实有点奇怪。”旁边的山姥切接道,“碰到一起会尴尬。”

“哦呀哦呀,哪种尴尬?是酒后乱性第二天醒来之后大眼瞪小眼的那种尴尬吗?”

“……”

“……”

“喂喂,青江明显只是开玩笑,你们不要突然杀气腾腾的好吗?”

“这么说来,最近长谷部确实有些不一样。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近侍改由一期一振担任,他有点失落。以前他恨不得一天找800个理由去见主上,昨天居然远征路上带的礼物也由我转交呢……”光忠回忆了一下他最近的表现。

“诶?真的吗?”

“不可思议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真好奇啊……”大家被新证据完全说服了,这绝对不正常!


“你们在说什么啊?这么热闹?”是审神者的声音。

原本超激烈的讨论就像被浇了一盆冰水,瞬间安静。

然后就听到和泉守充满元气的声音:“是主上啊?我们在说长谷部最近很奇……堀川你扯我衣服干嘛?”

“长谷部他……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最近精神不太好,休息一下就好了,主上不必担心。”光忠笑眯眯的说。和泉守还想说什么,直接被堀川捂住了嘴。

审神者也没注意他们的小动作,入神地自言自语着什么。


“出阵的部队回来啦。”今剑指着本丸本口的人马喊道,“诶?那个被扶着的……”

“长谷部!”审神者已经跑了过去,“怎么会搞成这样?”

“我们碰到了检非违使,长谷部他重伤了。”加州清光作为队长,语带自责。

“快,先送他去手入吧。”看着他散开的衣襟下,腹部那条长长的伤口,审神者的手都在抖。

他没有带御守,如果差一点点就可能……

“唔,我还能继续战斗,只要不致死都不碍事。”长谷部迷迷糊糊地说,一手紧握着刀。

“你在说什么傻话呀!”审神者又难过又生气,“药研快把他带走!”

“主公,还有一件事。”清光非常严肃地示意她走到一边。

“什么事?”

“刚刚,长谷部甚至想重伤出击。”

看着审神者惊愕的表情,清光继续说道:“明明做近侍的时候,每次在我们出阵的时候会反复说,任务哪怕失败了也不要紧,平安回来才是最重要的。他自己居然想——主公,请你务必跟他谈谈。”


(一)

因为太累居然在手入室直接睡过去了,我微微睁开眼睛,天好像已经黑了,手入室里只点了很暗的几盏灯。嘶——腹部微微的刺痛让我不由得看过去……

“主上?”居然是主上亲自在帮我处理伤口,我的衣襟大敞着,上身几乎赤裸,她用药水轻轻帮我擦拭腹部,像针扎一样又痛又痒。在主上面前这样衣衫不整的,太不成体统了。我有些不自在,伸手扯了扯衣服。

“别动。”

“只是擦伤而已,主上,您不用……”

“闭嘴。”她瞪了我一眼,眼圈红红的,“我还在生你的气。”

我又做了什么事让她不开心了吗 ?但是我老老实实地闭了嘴没敢问。为了努力不去注意她微凉的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这件事,我只能偏头死死地盯着那盏灯,好像它是价值连城的国宝一样。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她终于主动说话了。

诶?等一下,她说什么?我讨厌她?

“是,我是骚扰你来着,但是察觉你不愿意之后,我已经没有让你做近侍了,我还不至于没品到强迫我的付丧神回应我的心意。你还想要我怎么做你可以说,你怎么能拿自己开玩笑!”

“我没有……”我没有讨厌她,没有不愿意,什么骚扰、强迫、心意 0.0

信息量好大,我有点消化不了……这个心意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什么没有!清光都跟我说了!”她越说越气,看起来又要掉眼泪了。

我忘了身上还有伤这回事,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手忙脚乱去替她擦:“别哭啊……”我也活好几百年的付丧神了,第一次希望自己能多长两张嘴。

“你不能用伤害自己这种办法来惩罚我。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再留在这个本丸,我可以和政府申请”

越说越离谱了,我轻轻掩住她的嘴。失礼了,主上,但是你得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啊。

“我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讨厌你?”

她愣住了,傻乎乎地看着我,鼻尖红红的,真是……太可爱了……

“那你为什么还……”说话间她的嘴唇触碰到我掌心,让我又不由得想起那天那种绝妙的触感。

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我干脆把她揽在怀里,感觉她柔软的发丝贴着我的脸颊。

“唔……我知道你一直希望日本号快来,所以在本阵前才会想赌一下,想着如果真的把他带回来了,你就会少讨厌我一点。”真是蠢蛋啊我,害她这样担心生气,不过要不是这样,或许我们还在彼此误会呢。

她一听,又像小猫一样在我怀里挣扎起来:“我讨厌你?你有没有良心啊?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讨厌你?”

“好好好,我知道错了,是我没良心……别动,让我再抱抱你。”

“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之前还把我推开?”

“……”

“说话呀!”

……难道要我说我要起立了吗= =

“咳咳,身为近侍怎么能作出对主上不敬的事呢。”

她轻轻戳了戳我的胸口:“那你现在在干吗?”

“现在不一样了。”我不由得把她搂得更紧了一点。

她抬起头来瞄我,又带着那种我最喜欢的狡黠的表情,笑嘻嘻地说:“哪里不一样了?”

暗橘色的灯光映在她眼睛里,就像窗外的月色。我不由得凑近了一点。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彼此的心意了,应该算是恋人了吧。恋人之间做亲密的事不是很正常吗?何况我只是抱着你,什么都没做啊。”

她的脸上浮起一层红晕,嘴角不住翘起,我也忍不住跟着她笑起来。

“以前觉得长谷部干什么都很正经可靠,有时候还有点唠叨,没想到你也会油嘴滑舌的。”

“不喜欢吗?”

“喜欢。”

“这么说,主上对在下的表现还算满意?”

“嘛……马马虎虎~”

“那是不是可以把我近侍的位子换回来了?”

“诶?”

“你都没有注意到一期一振看你的眼神吗?”

“哈???”

“真碍眼啊……”

“你在胡说什么东西啊……”

“还有小狐丸桑,不是公主抱就是让你给他梳头发什么的。”

“……”

“难道来本丸之前他都不梳头的吗?”

“喂喂……”

“啊啊还有三日月桑。”

“……人家每天喝喝茶而已,你还有什么意见啊?”

“虽然他自称是‘老头子’,可是那张脸完全不能看成老头子啊!”

“……”

“还说什么不太会打扮自己,居然连出阵服都要你帮忙穿,上次我主动要求帮忙他还拒绝了,这根本是别有用心吧?”

“你,够,了”

……

……


在门口听到房间里两个人吵吵闹闹的声音,清光悄悄地离开了。

“这下不会有问题了吧那两个人。”他笑着看了看自己鲜红的指甲,自言自语道,“真没想到会是长谷部呢,明明我才是来本丸最早的刀啊~”





-------------------------------

完结的有点草率_(:з」∠)_不过以我糟糕的坑品,再不完估计永远不会完了= =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可能会补个番外?

下一个写谁好呢(づ ̄3 ̄)づ╭❤~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