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肝已爆炸

reike酱:

被新刀的回想炸到了,来做个翻译

长谷部:巴形是吧?你小子到底有什么企图?
巴形:企图?你在说什么?
长谷部:你从被显现出来开始,一直黏在主的身边啊!!
巴形:原来如此,不知根底的刀待在主的近前,让你看不过眼吗?
长谷部:啊。我还没有完全信任你!
巴形:长谷部,对于没有任何传说的我来说,只有当今的唯一一个主。但你不一样吧?
长谷部:……然后呢?
巴形:让给我。
长谷部:我拒绝!(声音顿时提高八调)……咳,而且这也不是我来决定的事,定夺的人是主。

诶呦长谷部这个危机感啊哈哈哈哈哈,来让婶给你顺顺毛!

然后下面是巴形的近侍语音
1. 主,有事就叫我吧,我会待在能听到你声音的地方
2. 主,有什么烦恼吗?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3. 静形总归有些粗鄙呢,随侍之人还是我更为合适

所以说还有把静形薙刀?
不过你这三句话都在主来主去的性格,感觉跟你花哨的外形不相符啊……(付额
我还以为是个会站在一期哥旁边,每天检查本丸风纪的,然而看这个人设,感觉我让他去帮我买本bl小说他也会立马跑去买……_(:_」∠)_

我家的兼堀两个只有一起种地才会生存+1,不然就+0+0的甩脸子给我看hhhhh
【酝酿话语】

【ALL婶】刀男同居30题 (七)和泉守兼定

1~5

6


7 做饭 —— 烛台切光忠(本丸厨师长今天不在)    纯情的和泉守兼定

“好……饿……”与其说是躺在回廊,倒不是说是饿瘫在回廊比较合适,“呜呜呜光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不只光忠,本丸大多数主力都集结起来去出阵联队战,就连至少能做个稻荷寿司的鸣狐都不在,可以说是非常凄惨了。

“喂喂,干嘛老想着光忠啊?今天负责照顾你的人是帅气又强大的我啊。”在一边看漫画的和泉守表示了略微不满。

“可是兼桑你又不会做饭。”

“做饭这么简单的事,谁说我不会!”觉得自己受到挑战的和泉守“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你就说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做给你看。”

和泉守撩了一把刘海,充满迷之自信的俯视着我。

“那就……饺子吧?”

“好,就吃饺子!”他很爽快的答应了,然后往我的房间走去。

“喂,你去哪里啊,厨房在那边诶!”

“拿你的平板电脑查饺子的做法啊,不然要怎么做?”兼先生眨巴着他浅葱色的大眼睛,语气非常无辜。

……

所以还是根本不会是吗!

----------------------------

“……为什么我也要一起来啊?”我看着面前的面粉盆,有点懵逼。

“不劳而获是不可能的哦。”

“那你每次马当番的时候还都想偷懒让国广帮你。”

“咳咳,我那也是为了锻炼他嘛,我的助手不是那么好当的。”和泉守面不改色。

“……”

“好啦,快点干活,你不是很饿了吗?两个人一起就可以快点做好了啊。”

不得不说和泉守看起来还是很专业的,不光带好了围裙,为了卫生起见连长发也盘了起来。

看着他露出的颈部和认真的侧脸,还真是……

挺有人妻感啊……

“笨蛋!“ 毫无防备地吃了兼桑一个爆栗,痛痛痛……

“‘人妻感’这种词是用来形容我这种男子汉大丈夫的吗?”

原来不小心说出来了啊= =

他小声嘟囔着:“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笨蛋肚子饿,我才干这种事啊……”

他瞄了我一眼,看着我低着头憋笑的样子,有点赌气道:“想笑就笑。”

“不不不,我不是笑话你。我就是觉得,兼桑脸红的样子特别可爱。”

和泉守瞪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转过头有些挫败道:“可恶,总觉得这种对话应该反一反才对啊……”

---------------------------------------------------

“切碎之后……加盐……少许……多少算少许啊!”和泉守怒扔调羹,“如果我知道多少是少许的话我还需要看菜谱吗?”

“嘶……”眼睛一阵刺痛,我抬手想揉,发现手上都是面糊。

“你怎么了?”看我要跳脚的样子,和泉守有些焦急地问。

“不知道是睫毛还是什么,扎到眼睛了……”

和泉守捧住我的脸:“真是的……我帮你吹一下,眼泪冲出来就好了,大概……”

他俯下身子,散落下来的几缕发丝垂在我耳边,痒痒的。我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

“别乱动……”兼桑轻柔到几乎是小心翼翼地吹着气。

被他轻轻撑着眼皮,我只能盯着他近在咫尺的脸,似乎跟平时潇洒大条孩子气的样子有些不大一样。

眼泪裹着掉下的睫毛滑落,滴在他的手背上,我眨了眨眼。他仍然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

“额……兼桑,已经好了。”


“你们俩,在厨房干什么?”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惊愕的声音。

“长谷部,你们已经回来啦,好快啊。”

看清我的样子时候长谷部原本就不太好的表情变得更加不好了。

和泉守突然反应过来刚刚的姿势从背后看起来有些暧昧,涨红了脸有些惊慌地摆手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着长谷部几乎要拔刀的神情,别是已经脑补了一出“刀剑男士以下犯上强吻主人,审神者反抗不成羞愤落泪”的狗血大戏。

“咳咳,是我眼睛进了东西而已啦。”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虚地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平常不要跟着鲶尾他们看些乱七八糟的,要注意身心健康。”

长谷部:“???”

鲶尾:“???”

----------------------------------------------------------

第二天

有人敲门。

“请进?”

和泉守把一个便当盒放在我面前,有些别扭地挠了挠头。

“昨天本来说要做东西给你吃的,后来还是没弄成。呐,今天补一份便当给你。”

“诶?真的是兼桑做的吗?”我接过便当盒,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啦!我昨天让国广指导了好久啊!”

“谢谢你啦。”我笑道,“吃到兼桑爱妻便当的我应该是第一个吧。”

和泉守的脸又变得红红的:“什么‘爱妻便当’,你这家伙……算了算了,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那么我就开动咯!”

“怎么样?”和泉守歪着头,小心地观察我的表情。

“第一次就有这种水平,兼桑很厉害诶!”

得到肯定答复的和泉守小小松了口气。

“那是当然啦!毕竟我是帅气又强大的流行的刀啊!”他笑道。

确实很感激他的心意,我很认真地埋头猛吃,和泉守就在桌子对面单手托腮,看得津津有味。

“喂喂,不用吃那么快也可以啦。”他伸手擦掉了我嘴角沾到的酱汁,含住了那根手指。

“咳咳!”

“就说别吃那么快,你看,呛到了吧。”他有点无奈地给我拍着背。

不是吃得快呛到,明明是被你突然的举动吓得呛到!

“是有这么好吃吗?看来我比烛台切更有厨师的潜质也说不定啊。”

你快拉倒吧!说不出话的我用眼神表达着这样的信息。

“喂,我说,你是不是也应该礼尚往来,回我一份爱妻便当啊?”

我点了点头,表示你开心就好。

他嘿嘿一笑,突然起身走到房外,掩上拉门,动作一气呵成。

“那我就等着你的爱妻便当啦,夫人。”

“……”


门外的和泉守兼定抚上胸口,深吸了一口傍晚微凉的空气。一想象她现在的表情,他的嘴角又忍不住翘起。

“真是个笨蛋啊……”



下一章应该是喝醉的被被_(:з」∠)_

沉迷琳琳,无心填坑_(:3」∠)_

贴吧真的是戾气好重

【压切婶】消失的月光(1)

新开个坑,由那天的脑洞演化而来的玻璃渣,会和30题同时更

私设很多,如果OOC了见谅_(:з」∠)_


====正文分割线====


四周是黑压压的人影,他们的声音在脑海里无限放大有如雷鸣,却听不清任何一个字。手中的甜筒被打翻在地,化成了一摊血水,猩红色的液体弥漫开来,像潮水一样越涨越高。整个人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红色淹过了头顶,然后窒息。

长谷部蓦地睁开眼睛,隔着拉门透进来的阳光和鸟鸣,让他确信了刚刚只是一个梦。

又做这个梦了,好奇怪的梦。

没有分神去多想,长谷部用最快的时间梳洗穿戴,向着审神者的房间走去。作为近侍,他一天的工作从现在就开始了。

“早上好,主上。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吧。”年轻男性审神者清亮的声音响起,看来也已经准备妥当了。

审神者的房间非常朴素简单,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就像这位审神者的性格一样,做事干脆,赏罚分明,从不拖泥带水。有时候这样公事公办的作风会稍显得有些冷酷,但对于这样的主上,长谷部非常敬佩。

在审神者用早餐、安排今天工作的空挡,长谷部开始整理起房间。拂尘擦过窗框上沿的时候,一束光晃了一下,长谷部不由得闭了下眼睛。

原来是摆在院子里的枪反射的阳光,等下让他们换个方向摆。

正这样想着,长谷部忽然愣住了。那一瞬间的光让他感觉很熟悉,总觉得以前这扇窗前挂着什么东西。

是错觉吗?

一闪一闪的,似乎还会伴随着叮铃铃的清脆声音……

“唔!”一努力想要看清那个东西的形状,脑袋就忽然一阵刺痛,长谷部扶着窗沿,一手按着突突跳动的太阳穴。

“发生什么事了吗?”审神者问道。

“不,是我失礼了。”长谷部连忙站好,向主上行了一礼。

“这是今天的工作安排。”审神者拍了拍他的肩,“不舒服的话就休息一下。”

“多谢您的体恤,我没事。”

-------------------

大家用过早餐之后,就开始按部就班的进行审神者安排的工作,没有任务的付丧神留在本丸休息。而在政府部门另外还有职务的审神者已经出门去了,按照他的习惯,不要人陪同。

“和泉守,”长谷部将视线从审神者房间的那扇窗户转向身边正享用饭团的人,“你之前也经常担任近侍,主上的窗口原来是不是挂着什么东西的?”

“是、是吗?我不记得有这回事啊……而且主人看起来也不是会在房间挂风铃的人吧。”和泉守拿起茶杯,恨不得把脸埋在里面,挡住长谷部投过来的视线。

“风铃……”长谷部重复这两个字。

和泉守想狠狠咬自己一口,还是镇定道:“什么风铃,我没说过风铃啊?国广,国广!你帮我证明,我没说过对吧?”

堀川国广从晾衣架一路小跑过来:“呃……对啊,兼先生没有说过。”

但长谷部好像完全没在听他们两个讲话。

那种刺痛又开始了,长谷部咬着牙,额头渗出了冷汗,随着痛感的加剧,脑海中的形状也越来越清晰。像是要和头痛赛跑一样,他要在无法思考之前想起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件事很重要。

“喂喂,你没事吧?”和泉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长谷部毫无反应,“可恶……国广,快去找药研过来。”

阳光照在上面时会一闪一闪的,风一吹就发出叮铃铃的清脆声音……

是了。

那个窗口,曾经挂过一串月光石风铃。

---------------------

醒来的长谷部发现自己躺在房间里,药研藤四郎和烛台切光忠在旁边鼓捣着什么,见他睁开眼,光忠先端来一杯热乎乎的棕色饮料。

“这是能减轻头痛、恢复精力的……果汁,你先喝了吧,长谷部君。”

长谷部接了过来,却没有动作。

“那串风铃在哪里?”

药研背着他,手上动作未停,淡淡道:“大将收起来了。”

“那个不像是主上会有的东西,为什么会挂那个,为什么又收起来了?”

“是大将之前的恋人送给他的,后来两个人分开了,就拿下来了。”药研转过身,推了推眼镜,“因为是大将的私事,所以大家也没怎么在意。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吗……为什么我不记得了?”

“嘛,本来就是小事,没有人能什么都记得的。”光忠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倒是你啊,长谷部君,是最近太累了吗?头痛这件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没什么,偶尔想事情比较专注才会头疼。”

镜片的反光让人看不清药研的眼神。

“这样啊……那睡得好吗?”

长谷部想起了那个梦,轻轻地晃动着那杯果汁。

“很好。”

“那就好。大将刚刚回来了,说明天开始由山姥切国广担任近侍,工作的事你不必担心,好好休息几天吧。”

长谷部点了点头。

药研和光忠出了房间,一路走过拐角。光忠忍不住有些担忧道:“你觉得长谷部他……”

长谷部在房内头枕着双手,表情非常平静。

虽然刚刚药研他们表现得没有任何异样,但从他想起那串风铃开始他已经察觉到了,就像日记被人撕走了一页,那样奇怪的空白让他确信,自己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而且刚刚两人的话,分明是不想让自己回忆起来。

药研叹了口气,道:“我就说过,不可能一直瞒得住的。”

======

(月光石长这样)



【ALL婶】刀男同居30题 (六)

6 起床气——加州清光

灵感濒临枯竭,不知道在写啥【。

图是pinterest上看到的,侵删




“清光,清光……”

“嗯……主人?现在才几点啊……”

“4点半啦。”

“什么……这么早?再多睡一会儿吧……”清光一边说一边掀起被子的一角,企图拉我同流合污。

“不早了!”看了一眼旁边睡成大字型的安定,为了不吵醒他我又压低了声音“你忘了今天答应我什么事了吗?”

“什么事啊……睡眠不足的话会变得不可爱的啦……”

“起来啦你……”

我捏住清光的鼻子,他转而用嘴呼气。我又用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喘不过气的加州清光突然手一挥,就攥住了我的两只手。平常跟他们胡闹的时候他们都很自觉的让着我,以至于我忘了付丧神和人的体能差距……

“唔!”被清光猛地一拽,我重心不稳地趴在他身上,他侧身一翻,大腿也压了上来,我就像抱枕一样被他抱在怀里。

“别那么大声啦主人……小心我堵你的嘴哦。”

“?!”加州清光的声音还带着点沙哑,头发也睡得乱糟糟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一样随着呼吸微微颤动。

等一下!现在不是欣赏这种事情的时候!

“你说好陪我去的诶!”我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真是不乖啊……啾~”清光眼睛都没睁,就冲着面前的人亲吻起来,“啾……嗯?”

冰冷又坚硬的触感让他打了个激灵,瞬间睡意全无。

他正在亲的是自己的本体——加州清光的刀拵。

“……什么啊!”看着忍不住偷笑的我,清光不满地撅起嘴。

“好了,起来吧,再不出发就晚了。”我坐起身来,伸手要拉他起来。

“不要!”清光一把拍开我的手,翻个身背对着我继续赖在被窝里。

“喂,你都醒了诶,别耍赖皮了。”

“……”没反应。

“真的不起来?”

“……”

“那我去找长谷部陪我去,他肯定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我作势要走。

“等一下!”清光腾地坐起来,抓住我的袖子,“我又没说我不去……你、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噗,你还真是耿耿于怀啊。好吧好吧,啾~”我在他的额头印下一个吻,“可以起来了吧?”

加州清光露出有些无奈的微笑,低声道:“我指的可不是这种给小朋友的亲亲啊……”

我只装作没听到。

“你们两个……要么睡觉要么给我出去!”还是被吵醒的安定大魔王忍无可忍地扔了个枕头过来。

我赶紧一溜烟的窜了出去。都怪你室友赖床,首落也不要找我啊_(:з」∠)_



在河边后山上有一颗不凋谢的樱花树,传说只要在每天阳光升起的那个时候把写有愿望的纸条挂在树上,神明就一定能听见。今天是审神者就任一周年,我才特地让初始刀清光陪我一起过来,算是给本丸和大家祈福。

虽然被清光的起床气耽搁了一小会儿,还好还是赶上了。在第一缕阳光照在树上的时候,我把准备好的愿望挂了上去。

“主人写了些什么?”刚刚挂好,清光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

我赶忙去捂他的眼睛:“不许看,看了说不定就不灵了!”

清光笑了起来,轻轻拉开我的手,在朝阳的印衬下他的眼睛像红宝石一样闪亮,那宝石里面有我的倒影。

“好~~不看不看~~”

手上一暖,清光牵住了我。

“下山有点难走,主人小心别摔跤哦~”

清光就是这样,从来本丸的第一天开始,就这样可爱又可靠。他不像有些刀剑,对于过去的主人或者记忆有特别的执念,虽然他也爱冲田君,但是能很理智的分清过去和现在,这样的清光,会有什么愿望呢?

想了半天我还是忍不住问了:“清光,你刚刚写了什么,能不能悄悄告诉我啊?”

清光闻言停下脚步,左右看了看,示意我凑近一点,正色道:“那要小声点,只能我们两个人听见。”

我也不由得严肃地点了点头,把耳朵凑了上去。

突然颊边一热,听到清光忍着笑意的声音:“秘密。”

“喂!”


微凉的晨风吹过,树上的纸条打起了转。

“继续爱我,相伴到最后一刻。——加州清光”



----------------

接下来的候选人有兼桑、小伽罗和被被,先写谁比较好呢?

开车真的。。。好痛苦
再也不想开车了。。。。
反正髭切也没出,被被车可以不用开了
阿尼甲不来一定是不忍心看我开车时的纠结脸,一定是的🌚

【ALL婶】刀男同居30题(五)本章有车慎入

1 太郎太刀

2.博多藤四郎

3.笑面青江

4.主鹤球和爷爷?


本章有车,OOC,刚拿驾照, 晕车慎入

本章有车,OOC,刚拿驾照, 晕车慎入

本章有车,OOC,刚拿驾照, 晕车慎入

重要的事说三遍

写到最后发现并没有吹头发

耻得不敢看第二遍= =应该有很多虫吧


5 帮对方吹头发 ——小狐丸

今天大部分刃去踏青了,我因为对花粉过敏所以留在本丸,还有几个不想去的也在房间里休息。

正好现在没人,去好好泡个澡吧。

浴室里弥漫着白色的水汽,我凑到镜子跟前拂掉上面的雾,转来转去地看着自己的小肚子。

“最近是不是又长胖了啊……之后要让光忠晚上少做点好吃的,再胖腰都要没了……”

“我觉得主人你的身材还没到需要注意的地步。”

“……!”温泉池对面那边突然有人出声,吓了我一跳,手忙脚乱地抓过浴巾遮在身上。“谁啊?”

池子里响起哗啦啦的水声,他走了过来。

“主人不但没看到我,居然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一定是最近和小狐相处的时间太少了。”

小狐丸一只手撩起湿漉漉的额发,暗红色的瞳孔闪动着。

“我刚进来的时候你怎么不吭声啊?”岂可修,刚刚捏肚腩的时候肯定被这只狐狸看光光了!

小狐丸有点无辜的耸耸肩:“明明是主人在小狐洗澡的时候闯进来,怎么能怪我呢?我才是受到惊吓的那一个。”

“……行行行,算我错了,你能转过去吗?”

“为什么?”

“这不是废话吗我没穿衣服啊!”

“这样啊,”他若有所思地舔着犬牙,“那么一起来洗不就好了吗?”

“!”我被他突然一拽摔进了水池,虽然只有及腰那么深,但由于惊吓还是免不了呛了一口水。

“咳咳,小狐丸你居然敢让我喝洗澡水!”

我一边挣扎着站起来,一边揉着被水刺痛的眼睛,忽然感觉被拥进了一个暖暖的怀抱,肌肤相触的感觉让我身子一僵。

“主人,你现在连头发都很少帮我梳了,你是不是已经不喜欢小狐了?”明明身材高大年纪也不小,语气居然委屈得像个邀宠的小孩,本来是想狠狠推开这只流氓狐狸的,突然有点狠不下心,手也不自觉的变成摸了摸他湿润的长发。

“因为最近本丸来了很多新人,我有点忙不过来。之后我一定补偿你好不好?”

小狐丸的手又顺着后腰的曲线不着痕迹地往下滑了滑,语气温柔似诱哄。

“正好今天人都不在,还是现在补偿我吧。”


这要是再翻我就真没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