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微博大号:骠骑将军的小庖厨
微博小号:LOFTERparkinglot

Ball ball 你们了

要拉叶问舟出场就算了,强套炮灰男二人设的就不要打他单人tag了OK?


论武功比四大神捕不虚,论才情都不用我多介绍,论财力咱三清山自在门没有富可敌国,养个师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没问题。


OOC还拆师兄妹CP的文打了叶问舟tag也多不了几个热度,望周知。


大家互相放过眼不见为净,感恩。


2. 【叶问舟X师妹】【三弟视角】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师兄

没玩过端游可能不太准确

-------------------------------------------------------------

回到三清山,我就拽着雪青师姐告状,说师兄待小师妹和我多有不同。

师姐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笑道:“你多留意就知道啦,师兄待小师妹与任何人都不同。”


这不留意倒罢了,一留意……


这天我在后山那颗老槐树上打盹,迷迷糊糊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正是师兄和小师妹。

原来小师妹下山时给师兄带了些信阳毛尖,于是两人便来这里对坐饮茶。

“我们来打个赌如何?赌这盏茶的汤花何时涣散,输了的人,负责打扫三天的院子!”

“赌就赌!”

啧啧,天真的师妹,羊入虎口啊。

果然不一会儿就听到师兄爽朗的笑声:“哈哈哈,你输了,那辛苦师妹啦。”

“嗯……师兄,好师兄,你看我手无缚鸡之力,你真的忍心嘛……”师妹拉着他的手摇来晃去,声音软糯,这是想赖账了。

不过小师妹,这你可就用错方法了。想当年我和师兄打赌钓鱼,输的人要帮哑叔打半个月的水,自然也是我输了。我仗着自己年小体弱长得可爱,也试图跟他撒娇来着,反被温和训诫一顿,什么男子汉言出必行说到做到,身子弱更要刻苦练功,将来才能锄强扶弱,保护自己重要的人,听的我是热血沸腾兼无地自容。

不过此时隔岸观火,倒觉得挺有意思,嘿嘿,师妹,你自求多福吧。

“你呀,又耍赖皮?”师兄听着很是无奈。

“这些事你本来就比我懂嘛,也不让让我。”师妹也嘟起了嘴。

“那也是你自己同意的啊。”被倒打一耙,师兄有点哭笑不得,假意叹了口气,“唉,以后我可不跟你赌了,输了赢了都捞不着好。”

师妹见状,又笑嘻嘻地蹭了过去:“哪的话呀师兄,这扫院子算我欠你的,用别的还好不好?”

“你准备拿什么还?”师兄挑眉。

师妹突然凑上去,飞快地在他颊边亲了一下。

“用本姑娘的香吻一枚,够不够?”

问舟师兄摸着刚被人“轻薄”的地方,愣了一瞬,很快回过神来,眼底笑意如洞庭春水,清澈而又深邃。

“你呀,也就是看我拿你没办法,以后可别出去跟别人瞎打赌啊。”师兄刮了刮她的鼻子。

……

我突然觉得今天的风儿格外喧嚣,晚饭也不想吃了。


我说的不吃是形容心情郁闷,不是真的不吃。

饭桌上,师妹落筷神准,盯着最爱吃的炙羊肉,问舟师兄还特意把那盘菜换得离她近了些。

“咳咳,”师父清了清嗓子,往她碗里夹了一大筷子青菜,“不许挑食。”

师妹的小脸一下就垮了,慢条斯理地嚼着青菜,像是在吃什么苦药。

师兄看着略有不忍,所以师妹趁师父不注意把菜又夹到师兄碗里的时候,问舟师兄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吃完饭收拾桌子,师兄才小声道:“下回不许这样了,师父也是为你好。”

“师父偏心,你不爱吃牛肉就可以不吃,我不爱吃青菜就不许,哼……”

呵呵,师妹,咱三清山上偏心的可不只师傅一个。

我目光幽怨地看着师兄。师兄偶尔代师父指导我们,虽然语气温和,但是不容拒绝严格不逊师父,啥时候这么好说话还帮着圆场。

“师弟,怎么了?”感受到我炙热的视线,问舟师兄关切道。

“没什么,刚才吃多了,有点撑。”

“哈哈,没事,休息一会儿我跟你切磋切磋,权当消食了,顺便看看你进益如何。”

“……”谁不知道问舟师兄武功不低于四大名捕,跟他切磋,一定又是手酸脚酸,精疲力尽。

“我也有点撑了,我一起去!”师妹揉揉软滚滚的小肚子。

“刚那盘炙羊肉,大半都进了你的肚子,不撑才怪呢。”师兄点点她的脑门,“我房里有一小碟消食的山楂膏,你去拿吧。”

语气温柔,满眼宠溺。


这日子没法过了。

🌝🌝🌝师兄你套路深了,会欺负人了

你 X 叶问舟 长风沙 【调戏师兄的十种方法】

应火箭群友要求的黑车

毫无逻辑,只是为了把师兄欺负哭【。

==============================

叶问舟是个近乎完美的人,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缺点,那就是他太不在意自己了。

他相信人性本善,因此才会被燕诗二之流暗算。你几次试图说服他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行侠仗义,以扶危济困为己任,也要先保护好自己,他总是笑着摸摸你的头让你别担心。

你不依,撒娇耍赖和他约法三章。

因此他又一次为勉强而受伤,你第一次和他生气了。

他养伤期间你给他端茶倒水,喂汤换药,就是不跟他说一句话。

“师妹……”叶问舟第一次见你这样,不知该如何哄你,很是不知所措。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今天赖药儿来检查之后,说他已经痊愈,你才终于愿开尊口,跟了说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句话。

叶问舟没料到你突然肯理他了,眼神满是惊喜。

“因为我答应你的事没做到,又让自己受伤了。”

“那我要罚你,你答应么?”

“你这么久都不和我说话,罚的还不够狠吗?”他眼神有些委屈,差点让你心软。

不行不行,就这么算了他不长记性。

见你不语,他又忙道:“都听你的。”

你唇角渐渐浮起笑容:“师兄,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点评论上黑车

那啥

之后一段时间可能要忙着充实自己升职加薪了🌝

更新的速度会慢一些,欢迎大家评论催更,督促我别坑了(。

师兄的粮多了好多,吃的好开心~


                                      —————刚下班的搬砖狗

1.【叶问舟 x 师妹】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师兄

三弟视角

没玩过端游可能不太准确

————————————————————

我一直挺喜欢问舟师兄的,毕竟他学问好,武功好,长得帅,人又和气。

但是最近我发现这人有个极大的缺点!

这件事还要从我那个差不多同时入门的小师妹说起。

且说那天我俩在宋辽边境救了因为查案而受伤的师兄,确认要保护的母子俩无碍之后,我们就到了一个小村子修整。

一大早,我带着些简单的吃食去师兄房里看他,他气色比前几天好了许多。

“师兄。”

“你来了。”问舟师兄冲我笑笑。

“感觉好些了吗?”

“嗯,已经没事了。”

前一秒还这么说的师兄,在师妹进门之后就换了一副面孔,微微蹙眉,似乎忍着痛,右手也有些抬不起来的样子。

然后我就被小师妹数落了一通。

“你呀,怎么这么不会照顾人!师兄右肩的伤还没好呢,你就这么看着?师兄,你别乱动了,我来喂你吧……”

问舟师兄就着师妹的手咬了一口芝麻饼,笑得如春风拂面:“小丫头长大了。”

……这饼还是我带来的好不好,怎么就不夸夸我!你的师弟不配有姓名吗!


师兄在小师妹的悉心照料下又将养了几天之后,带我们去了仙缘居的海边。

我们三人坐在海边看着夕阳落日,听师兄讲述他自己的身世。

“师兄,师父给你起的名字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原来叶问舟这个名字是源于他和船夫的对话。

“所以,问舟,问的是归途?”我问。

“还有前路……”问舟师兄一脸温柔地看着小师妹。

可是提问的人是我好不好!

日沉月升,海浪轻轻拍打着沙滩,沙沙的声音像母亲的睡前故事。

小师妹的脑袋小鸡啄米似得打起了瞌睡。

“困了?那靠在我肩上睡一会吧。”问舟师兄非常自然地把师妹揽在怀里。

我也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师兄,我也……”

“嘘……”师兄朝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师妹睡着了,转头又把她搂紧了些,怕夜里的海风冷着了她,根本无暇在意我。

……我默默地躺在旁边的沙滩上,背过身眼不见为净。

回去我要跟雪青师姐告状去。

(TBC)

(梗来自端游客途问舟这个任务,师妹最后就是睡肩膀,师弟就自己躺沙滩上,真的笑死我了)

【R】我叶问舟,不是小气之人 (双师兄出没,我醋我自己)

摘要:一觉醒来,身边居然睡着两个师兄?!

这是天堂还是修罗场……

————————————————————

你一直觉得,叶问舟还挺大度的。

和方应看去漠北查案,他有旁事缠身不能同去,只送了药丸叮嘱你按时吃药,万事小心。偶尔无情回三清山,他主动让你两人单独叙旧,从不觉得有什么。

“这样,你就不用老想着找王希孟了。”估计是他这辈子说的醋味最大的话了吧。

你小性子上来,半是撒娇半是不满地问过他,看见我和别的人一起,你就不吃醋?

他笑道,我叶问舟,不是小气之人。何况我信你我两小无猜,情比金坚,这样的羁绊世上无人能比,师妹是不会离开我的。

好吧,倒是被他说对了。还懵懵懂懂就已溺毙在他的温柔乡,心里哪还装得下别人。


天蒙蒙亮你就醒了,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师兄……你好重……”你去推他在你腰间的手,居然摸到两条胳膊,惊得你一个激灵,翻身坐起。

“什么人!”

“怎么了师妹,又做噩梦了吗……”

“怎么了师妹,又做噩梦了吗……”

你托住险些惊掉的下巴,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

床上,一左一右,睡着两个叶问舟。


“师妹小心有蹊跷。”师兄看清了床上的另一个人,一把扯过你护在身后。

“放开你的手,否则我不客气了。”另一个师兄也蹙起浓眉沉声道。

“你是何人,扮成我的样子想做什么?”

“这话该我问你吧?你还倒打一耙。师妹你到一边去,小心伤到你。”眼看两人就要床上动起手来。


“等等!”两个师兄齐刷刷的回头看你,“都别动!”

你凑上去,在这个人耳后摸摸,在那个人下巴戳戳,确定都不是易容。

“你们……到底谁是我师兄?”

“当然是我!”

“当然是我!”

“怎么证明?”

两人说了许多只有你和叶问舟才知道的事,包括从你小时候尿床到某年十月初八掉进湖里的糗事,如果不是你及时制止,估计两人还能兴致勃勃地说好久。

你强忍住锤人的冲动:“这些事,有心人非要知道也不是不可能。最后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我是说男女之情的喜欢。”

其实这问题与辨认身份无关,只是你私心想知道。


两位师兄的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粉红,同时开口道:“我十四岁那年有天晚上……”

又突然同时止住了话头,惊讶地看着对方。

“这事我从未跟任何一个人说过。”

“难道你真的是……我自己?”

两人沉吟不语,似乎默认了这个难以相信的事实。

见两位师兄不再剑拔弩张,你弱弱开口道:“那现在,怎么办?”

“事情弄清楚之前,只好先这样了。”

另一位师兄点点头,表示同意。


你起床更衣,师兄像往常一样去拿一旁的皂角和青盐。

两只手同时拿起了青盐罐子,目光相撞,空气中似有噼里啪啦的火药味,谁也不肯放手。

“呃,师兄……”你默默接过可怜的罐子,看着转过来的两张一模一样的俊脸,“我们是不是应该暂时区分一下称呼?”

最后决定一人仍称叶问舟,另一人暂时用原名李慕苏称呼,以免区分不清。好在你和师兄住的地方平常也少有人来,只要两人不同时出门,也不会有人看出什么不妥。

午后,你在书房翻着各种志怪话本。看话本吧,若不一边吃着零嘴,总是不大痛快。前段时间你吃桂花糖上了瘾,许是太甜了,吃的上火牙花子肿了一圈,晚上疼得睡不着,那之后师兄每天只许你吃三颗。糖匣子其实就放在书架上层。

这高度师兄伸手便可拿到,却在你可及范围以外。你一手扒着架子,一面伸长了胳膊。

“哪只馋嘴猫又在偷吃啊?”

“师兄?”被抓了个正着,你有些惴惴。

“不对,我是你的慕苏哥哥。”他笑道。自从拜入师父门下之后,他几乎不提原本的名字,你也是第一次听他这样称呼自己。

“说好的一天只吃三颗,怎么又赖皮?”

“我还没吃到呢。”你冤枉道。

“是吗?叫我检查检查。”眼前人捏住你的下巴低头凑过来,呼吸间全是他身上的莲花香气。

你不由心跳加速,闭上了眼睛。


“你们,在做什么?”

叶问舟端着一盘莲花酥站在书房门口,表情明暗难辨。

“呃,师兄……”你没来由的一阵心虚,明明主动亲近你的这个人也是他,但总觉得自己像背着他做了错事。

“你方才说想用点心,我去拿了些热的来。”叶问舟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环在你腰间的手,表情有些闷闷的。

你最见不得他眼神黯淡的样子,几步跑过去抱住他,将脸埋在他胸前。

“师兄最好了。”

“你呀,就会卖乖。”他宠溺地揉揉你的脑袋,目光若有似无地瞟过你身后,“糖就不要吃了,还是吃这个吧。”

只听“咔嚓”一声。

“抱歉,没拿好,把这匣子弄坏了,明天师兄赔你个新的。”李慕苏淡笑。

“……”


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再发生,你接下来一整天都小心地与二人保持着一定距离。

直到晚上就寝。


“客房已经收拾好了,你也早些歇息吧。”

“都是自己人不必客气,我留在这里就好了。”

你打了个哈欠,关于谁去客房睡的友好争论已经持续了半个时辰了。

“要不我去吧……”

“不行!”

“不行!”

“事情还没弄清楚,你一个人睡我不放心。”两位师兄此时口径又很是一致。

“那要不一起吧,反正你们俩都是师兄,没什么区别。”

空气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没什么区别?两位师兄对视了一眼,那股火药味好像又出现了。

叶问舟从不怕师妹被别人抢了去,但是若是抢的那个人是“自己”,又怎么算?

就算都是叶问舟,我们也能分个高下出来。

你被两人一前一后的夹在中间吻得神志迷蒙,还没想明白怎么就突然发展成这样了。不过很快你连思考的精力都没有了。

【前方高能,第一次写三人行有点乱,大家凑活看】

评论里上车


【现代校园Paro】五次我试图撩叶问舟 (完)

(一)

(二)(三)

(四)

我在教学楼下踱来踱去,不时望向高年级门口。叶问舟很快出来了,一看到我便笑着过来。

“今天怎么在这等着?”

他接着看到我身边的方应看,微微愣了一下。

“问舟哥哥,我今天不跟你一起回家了。我们要出去一下。”我一边说,一边仔细盯着他的脸色,生怕放过一点他吃醋的痕迹。

“现在吗?这会儿已经五点了,你们要玩到什么时候?”

“不用担心,今儿礼拜五嘛,玩到几点我都会负责送她回家的。”方应看突然插话。

“这样啊。”叶问舟看了看方应看脚下蹬着的没有后座的山地车,表情仍然很淡定,又转头看向了我:“你今天没骑车,我这会儿也没什么事儿,不如我一起送你过去吧。”

“别呀叶哥,我们俩去是约会,你也一起算怎么回事儿啊?”方应看笑道。

“约会?”这两个字缓缓滚过他舌尖,似乎被仔细玩味过一番。

“是啊,约会。”方应看又故意强调了一遍。

感觉他眼神扫过,我心虚地转开脸。

“那你们玩的开心。”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还是像往常一样彬彬有礼,我却出了一身冷汗。

方应看拉着我坐上了他的车前杠,俯身撑着把手看起来就像把我圈在怀里一样。

“喂喂喂,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压低声音道。

“你懂什么,做戏要做全套。”他也压低声音回我。

这落在叶问舟眼里就是卿卿我我,打情骂俏了。

“走了啊叶哥。”方应看一蹬踏板。

我悄悄越过他的肩膀去看叶问舟,他一手扶着车,站在那儿不动,背光的路灯下看不清他的脸,显得他修长的身影很孤单。

可是他也没有拦着我,只是这样看着我跟别人离开而已

我问方应看,他这算吃醋了还是没吃醋,方应看也说不上来。


第二天下楼准备上学的时候,发现他的车子已经不在了,差不多同时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管弦乐团有点事要早去,你早上起不来,就没叫你。”

叶问舟是真的很不会说谎。管弦乐团一大早能有什么事,让你去吹起床号吗?

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连早饭的包子都吃不下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当作无事发生,仍然在老地方等他,他倒是按时出现,只是并没有拿包。

“抱歉,社团会有点事,暂时还走不了。”

这也不稀奇了,一般我会在图书馆等他,他来接我的时候还会带莲花酥补偿我。

“哦,那我去图书馆吧。”

“不用了,可能会挺晚的,你先回去吧,省的叔叔阿姨担心。”他说话时都没有看我的眼睛。

我突然火气就上来了,更多的是委屈。

这算什么?我主动接近的时候,你跟我装不解风情,现在我稍微退后一步,你就干脆准备把我推得远远的。

也许他看我表情不太好吧,又找补道:“你想等我也行,我们先去吃……”

“不用了,”我打断他,“这么大人了又丢不了,没必要非得一起上下学。老等来等去也挺烦的,以后就自己走吧。”说完我转身就走,他在身后叫我的名字,我只当没听见。

(我真的想象不出师兄激烈吃醋的样子orz)

(五)

我就打电话给老妈哭诉。

“叶家小子我放心,没两天就能把你哄好了。”老妈在电话那边偷笑。

“才不是,这次我是真的不理他了!”

“好啦,等你明天睡醒了气就消了,上次他收了别的女生情书你也这么说,后来怎么样?”

“哼……”我不想承认。

睡是睡下了,不知道是不是晚饭吃的不消化,胃一阵一阵地抽疼,我裹着被子,冷汗已经汗湿了睡衣。

我错了,我再也不饭前搞事了。


迷迷糊糊睡了又醒,不知道睡了多久,一只温暖的手覆上我的额头。

“烧的不轻啊……醒醒,醒醒。”是叶问舟。

“你来干嘛?”我甚至没力气追究他怎么进的我房间。

“听你补习班的同学说你上午没来上课,我来看看。吃东西了吗?”

我摇头。

“药也没吃?”

我又摇头。

“我先给你弄点吃的吧,想吃什么?”他伸手给我掖了掖被子。

我挥开他的手:“不用你管。”

叶问舟沉默了一会,口气有些冷硬:“那让方应看来管?”

我心里更烦,也顾不得发烧头晕,翻身起来就把他往门口推。

“谁都管不着。你不是躲着我吗?你躲一辈子去,我就是病死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出去!”

我打了个趔趄,被他揽住抱在怀里。

“不许胡说八道。听话,别闹。”他用下巴抵住我发顶,一副哄小孩子的语气,我偏挣扎起来。

“你是我什么人?一不是我爸,二不是我男朋友,我干嘛听你的话?放手!”

“……那,我现在当你男朋友还来得及吗?”我在他怀里安静下来,听见他心脏跳动的声音,火气已消了一半。

“哼……我考虑一下。”

叶问舟轻笑:“考虑好了吗?”

“我这才考虑三秒钟!”

“那现在呢?”他吻了吻我的额头。

“还没。”

“现在呢?”他又轻吻我的鼻尖,眼底的温柔能溺死一块石头。

我再故作不了矜持,捧着他脸亲了上去。

叶问舟的气息也有了一丝混乱,急切又毫无章法,几次磕痛了我嘴唇,但这感觉如想象中一样好。

突然胃里一阵翻滚,我一把推开他,冲到洗手间,吐了=_=


背后传来某人委屈的声音。

“喂……我吻技不至于这么差吧……”

“看来以后要多多练习。”他小声嘀咕。

(这篇就完啦,之后会有初夜车番外,可能还有些笨蛋高中情侣日常啥的)

【现代校园Paro】五次我试图撩叶问舟(二)(三)

(一)

(二)

撩汉大法第二招:问他你口红有没有掉,他会有吻上来冲动(最好用亲起来甜甜的那种)

今天星期六,我跟叶问舟约好了下午一起去看复仇者联盟5。姬蜜儿早早溜到我家,给我化了个可爱又不过分妖艳的妆,简直为我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尤其是口红,ZSL的最新款,显得嘴巴粉嫩柔软有光泽,最重要的是,吻起来会有甜甜的桃子味。

我和他走在大街上,找了一个光线明亮又不刺眼的地方,我扬起头眨巴着无辜的大眼。

“问舟哥哥,帮我看看我口红掉了没?”

叶问舟转不开眼,越凑越近。我带着期待闭上了眼睛,甚至还微微嘟起了嘴。

“这什么牌子的口红,香精味好重,对皮肤不好吧?”

我睁开眼睛,努力维持微笑。

“其实你的皮肤不适合这种偏粉的颜色,”他指着我手腕内侧,“你看你手腕这里的血管,绿色比较多,说明你是偏暖的肤色。比起粉色更适合橘色系,会显得人更明亮。”

他还来了劲了,又拉着我走进旁边的丝芙菊,指着柜台上的一支口红给我看。“我说的就是这种颜色,要不要试试?”

见我只是笑笑不说话,他拿了旁边一片试用卸妆棉把我精心准备的口红擦了个干净,完全无视我额角凸起的青筋。等他非常娴熟地帮我涂上他挑的颜色之后,我终于忍不住揪住了他的领子。

“叶问舟,你为什么这么熟练!你是不是整天帮别的小姑娘抹口红!”

“我哪有啊?”他哭笑不得。“化妆跟画画有很多共通的地方嘛,又不是什么很难的事。”

我默默松手捋平了他的领口。好的,不好意思冤枉您了,忘了您是个学啥会啥的大学霸。

他仔细揩过唇角多余的颜色,拿镜子来给我看。指尖带电,微痒的感觉激起一丝颤栗,脸也烧起来。

“是不是这个颜色比较好看?”他笑道。

我只看到镜子里我通红的脸,连腮红都省了。

“小姐,您男朋友挑的这个颜色确实很合适。”

“笑什么笑,走了啦!”我推开他的手,快步冲进门外微凉的空气。

叶问舟小跑追上来:“走那么快干嘛?”

我不搭话,走得更快。

他拉住我的手,掌心多了个小东西。

是刚刚那支口红。

“送你的,以后就用我买的这支。”


(三)

继口红战术也遭遇可耻的失败之后,我决定要用就用最猛的药。

“……直男觉得刚洗完澡还带着水汽的女生最有诱惑力……”

于是此时,我拿着习题册,穿着一件大号卫衣,光着腿,头发上还滴着水,站在叶问舟家门口。

我将领子又扯了扯,香肩半露,摁响了门铃。呵呵,我就不信你还无动于衷。

他只看了一眼就把我拉进了房间。没想到平常温文尔雅的问舟哥哥也有这么狂野的一面,我内心荡漾。

……

后面发生的事大家大概猜到了。没错,他非常狂野地帮我吹干了头发,还给我披了件他的外套,然后就数落我这么大人了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

我差点脱口而出,爸,我知道错了。

正准备以失败者的姿态灰溜溜地离开,他又叫我别走。

我的妈叶问舟,你终于开窍了吗?

“你不是说有题不会吗?不问了?”

手动微笑。


“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了。”

连续三次失败让我意识到男同学反馈的重要性,于是找来了校园一霸方应看。

“不是我说,你们这些招数太小儿科。男生可以很受用地陪你玩,但是你们的关系不会有质的改变。快快,这句记下来记下来,我也要出本书。”

“那怎么样才能有质的改变啊?”我拿着笔记本,比上语文课还认真。

“很简单,男生为什么喜欢打篮球?因为要争要抢,有输有赢。”

“可是……叶问舟不喜欢打篮球啊。”

“你这女人是不是猪!我说的是比喻!”方应看气得给了我一个爆栗。

“总而言之,给他点危机感,让他吃醋。”

“如果他不吃呢?”

“那说明他对你没什么意思,你可以歇菜了。怎么样,本少爷今天心情不错,可以帮你友情出演,敢不敢?”

“切,我有什么不敢?”虽然有点心虚,但我还是梗着脖子道。


破釜沉舟最后一招:让叶问舟吃醋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