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微博:骠骑将军的小庖厨

叶问舟 X 你 R18 恣意怜 又名调戏师兄的10种方法

本篇设定是婚后而且已经有了小小舟 
有喂咪咪play,雷的可以避一避
赶个末班车祝师妹们中秋快乐~ 

1. 旧年花

2. 画纤腰

3. 月未沉
 
———————————————————— 

“师兄,师兄……”你轻声摇晃身边人。 
“……嗯?”叶问舟半梦半醒,习惯性地把你往怀里搂紧了些。 
“莲儿只吃了两口就睡着了,我,我胸口涨得疼……” 
虽然这几个月都是由他来解决,但每次你开口时还是会羞得小脸红红。 
叶问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难得一见的迷糊样子有些可爱。 
“我来。”他熟门熟路去解你寝衣的襟口,俯身埋首你胸前。

——————
评论上车
——————

下篇预告:一觉醒来,身边怎么有两个师兄?
《真假叶问舟》(别信)

叶问舟 X 你 R18 月未沉 又名调戏师兄的10种方法

为了开车而开车,不要在意时间线啦。手游文案居然不让我和师兄一起过中秋!我偏要!【喂

感觉有师兄这样的全能男友宠妻狂魔会变成一个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废人啊啊啊啊

我放了BGM在文章里,网页版食用更佳。

1. 旧年花

2. 画纤腰

-----------------------------------------------------

中秋节前,各处酒楼张彩结络,一片团圆热闹景象。

你坐在西湖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就是少了那个挺拔修长的蓝衣身影。你自然知道师兄不会失约,到底等得无聊,从怀中拿出那个泥人,轻戳它的小脸。

“笨师兄,臭师兄,说好的在这里见怎么还不来…莫不是被哪个漂亮姑娘缠上,绊住了脚?”

“哈哈,缠我绊我的,只有一只会说我坏话的小懒猫。”背后传来熟悉的轻笑声,不是叶问舟又是谁?

他的声音像凉爽的秋风,吹散那一丝烦闷和不安。你跳起来向他怀里扑过去。

“师兄,怎么才来。”

他一手拿着东西,还腾出一只手来护着你。

“小心别摔着。”

“你手上拿的什么?”

他拎到你眼前,是一个白色的小瓷坛。

“我原本都出了桃溪村,想起你每年中秋都最爱喝我酿的桂花酒,这才又折回去。想快马加鞭,又怕碰碎这坛子,所以晚了半天。”

叶问舟说着,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唉,没想到,某个磨人精不但不领情,还数落我,真让师兄我好生伤心。”

“我哪有,一定是师兄你听错了,师兄最好了。”你搂住他腰使劲蹭了蹭,让他无法招架。

叶问舟宠溺地揉揉你发顶。

“你呀,耍无赖的功夫要说第二,没人敢数第一。”


街上人头攒动,叶问舟牵住你的手,让你走在他内侧。

“今年应该是我们第一次不在三清山过中秋吧,你想去哪里赏月?”天还未擦黑,各个酒楼前已经满是争占高台的人群,“不过我们来的有些晚了,可能占不到好位子。”

“在杭州城里过中秋虽然热闹,但也有些嘈杂,其实我只想跟师兄两个人待着。”

叶问舟看向你,眼底柔情缱绻。

“好,我知道有个地方,我带你去。”


“这里叫星羽原,夜里星光点点映着一片蒲公英海,最是好看。中秋之夜,月明星稀,不过年年今夜,月华如练,也别有一番滋味。”

叶问舟牵起自己的衣摆垫在地上,让你挨着他坐下。

“只要有师兄在,哪里都是好的。”

叶问舟点点你的唇瓣:“还没喝桂花酒,小嘴就这样甜?”

他打开手边的食盒,里面摆放着一个个小碟。

“除了小饼和桂花酒,我还给你带了鳌蟹、鱼脍,还有新下的石榴、梨、枣、柑橘,当然啦,还有你最爱吃的葡萄。如果你想听丝竹之声呢——”说着他抽出了腰间的玉笛,“师兄也可以勉强抵一抵乐师。”

你看着月光下,他如冠玉般温润的俊脸,被他这样周到温柔地爱过,哪还有别人能入眼?

“小时候过中秋,都是我们俩拿着小饼和从师父那偷来的酒去云起台赏月。如果中秋不和师兄一起过,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今年我查案不能回去,还将师兄你大老远从三清山叫来,你不会嫌我麻烦吧?”

“怎会?师妹能记得师兄,我已经很开心了。让我一个人在三清山过中秋,我也会……觉得有些寂寞……”他声音越说越轻,偏过头去,是不愿让自己的情意有牵绊的味道。

“尝尝这个柑橘吧,说是从石门运来的。”他拨开一个,连果肉外薄薄的白衣都小心去了,才递到你嘴边,“好吃吗?”

“师兄也尝尝。”你按住他去掰柑橘的手,直接吻上他。

清甜的味道在两人唇齿间弥漫开来,舌尖相触时更让人欲罢不能,缠绵悱恻。

一吻完毕,你看着叶问舟有些呆住的样子,偷偷好笑。

“甜吗,师兄?”

“甜……”

————————

评论里上车

————————

“肚子饿吗?”

你点点头,像只小猫一样窝在他怀里,享受他喂食。

“星羽原的那边就是崖顶,观潮是最好的,想不想去看看?”

“我腿软了,师兄抱我去。”

叶问舟耳根泛红:“好,抱你去。”


路上,你似乎模模糊糊想起些片段。

“师兄,我小时候是不是也老要撒娇要你抱?”

他笑意融融,道:“你还记得。”

“后来连师父都看不下去了,这么大了,怎么还总让师兄抱。我说,师妹身子孱弱,作为师兄理当多多照顾。后来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再也舍不得放下这只爱撒娇的小懒猫了。”

他轻轻吻了吻你额头,明月当空,衬得他目光越发柔情似水。


圆满光华不磨镜,挂在青天是我心。


-----------

因为中秋剧情的一个脸红截图搞出来的车,有点仓促,大家凑活吃。【抱拳】

还欠7篇车,脑子里的黄色废料有点枯竭了=_=如果师妹们有想看的梗可以留在评论里,给我点灵感(。多谢多谢


这里夜里最好看师兄你为什么要脸红?是在暗示我什么吗?(doge)

好的,星光越野车安排上了!

我有好多跟师兄酱酱酿酿的脑洞啊,但是一要写出来就卡到笔力枯竭
为什么不能直接发明个机器把脑洞录下来呢🙃🙃🙃

叶问舟x你 R18 画纤腰 又名调戏师兄的10种方法

1. 旧年花 

其实这个系列就是为了开车而开车,没什么严格的时间线。大家就当单篇来看就好了。(欠了10篇车的我……) 
本篇设定是蛊毒解了,婚后,女主皮皮虾性格。 
——————————————————
 
成亲之后,你和叶问舟搬到了花田后的一个小屋。离云起台更近些,也不会再打扰师兄弟。这里隔绝了尘世喧嚣,仿佛世外桃源一般。 
 
这天,你正在书房收拾叶问舟的画作,其中也多是你各种各样的画像。那幅指尖星河被你小心地收在一边,白天看起来是一幅青绿山水,师兄素来不喜这样金碧辉煌的画法,若不是你当初整日吵着要找王希孟……你回想起他难得一见吃醋样子,心里有些甜蜜。 
 
“在傻笑什么?”叶问舟推门而入,一袭白衫,潇洒俊逸。“是不是又在找我的珍藏品?” 
“……才没!”
“真的?”叶问舟伸手将你耳边的一缕散发别回耳后,笑问。
 
一提这件事你就来气。
“你还说,哪有人会把人家小时候尿床摔倒的样子画成画,还当成宝贝藏起来?” 
叶问舟笑起来的时候,原本秀逸的眉眼更显温柔,就像三月春风吹过桃溪村的花林。 
“因为画中的人是你,你的所有样子,我都喜欢。所有跟你有关的东西,我都想珍藏。” 
你别过脸,以免自己又被他的温柔笑颜和情话蒙混过关。 
“哼。”

“师妹?夫人?”叶问舟试探地轻触你的肩,见你只是不答,又从背后拥住你,“真生气了?” 
他知道你耳朵甚是敏感,此时却故意在耳边低语。 
“这次怎样才消气,嗯?” 
你转了转眼珠,想着要怎样戏弄下师兄才算扯平,忽然有了主意。 
“既然师兄这么喜欢画我,可要按我的要求画一幅,才算完。” 
“好,听你的。” 
你转过身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叶问舟的脸刷得红了。 
“师妹……你一个女孩子,整日这小脑瓜都在想什么啊?”叶问舟满脸无奈,还有一丝羞囧。 
“你想说话不算话?”你瞪眼。 
“我……自然,不是……”

——————————

评论上车

——————————
 
你身心餮足,倚在叶问舟怀里,手上把玩着他的一缕头发。
 
“师兄,今日这幅画,和你藏起来的那些,只能选一样,你选哪个?”

叶问舟X你 R18 旧年花 【又名调戏师兄的10种方法【bu

师妹蛊毒解了,已经和师兄订婚的设定。
一个甜中带皮的车


2. 画纤腰
——————————————————
-多情唯此夜,说与旧年花。


和师兄回到三清山的时候,已经是初春了。
桃花花期将至,师父说,就在三清山今年第一支桃花开放的时候两人成亲。

叶构今日路过桃花林,果然又见小师姐正愤愤盯着那棵已经露出花骨朵的桃树,不禁偷笑出声。
“小师姐,你就这么着急嫁给师兄吗?女孩子应该矜持一点啊。”
你朝他吐了吐舌头。矜持?我要是矜持,还能拐走你能文能武能烧菜的帅师兄吗?都是师父,说什么花开,原本以为就几日时间,谁知一波倒春寒,这一树的花骨朵竟哪个也不开。
“你看师兄,他就不着急。”叶构又补了一句才悠悠离开。
想到这里你又是一阵闷气。不知谁提了一句,为图个吉利,新人成亲前通常都是不见面的,等到洞房花烛才得见。你虽然不信这些,但叶问舟也不知道怎么避着你,这几天当真没见过他一次,差点就以为他下山逃婚了。难道他真的一点也不着急?
你眼珠一转,白天不知道他去哪,晚上他还能不回房睡觉吗?今晚你就准备当个翻窗越户的采花贼,找叶问舟问个清楚。

是夜。
叶问舟卧房的窗户轻轻打开,发出微不可闻的声响。
叶问舟猛地睁眼,握住枕边佩剑。虽然他平素温柔有礼更像个书生,但到底还是常年练武,这点警觉还是有的。
仔细一听来人的呼吸脚步,他便只剩好笑和无奈,默默把剑放下,反而将被子拉开了一点。
果然下一秒就钻进一个带着寒气的小脑袋,被他长臂一揽搂在怀里。

你只穿着贴身单衣从自己卧房溜出来,想着离得不远,连鞋子也没穿,到底还是低估了春夜的湿寒,此刻已手脚冰凉,想问的话也问不出了。

叶问舟将你的脚贴在他小腿上,一双手被他拢住搁在胸口。
“怎么连件外衫也不穿,搞得这样冰凉。”他心疼地嗔怪道。
“还不是怪你?”你一边哆嗦一边嘟囔。
他也不细想到底怪他什么,已经习惯地顺着你你的话说下去。
“好,怪我。还冷么?”
叶问舟的怀抱像一汪温泉,不止温暖,还泡得人麻酥酥的。
你摇了摇头,倚在他胸前,在他坚实的胸肌上来回摩挲着。
“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着急?”你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叶问舟却是听懂了,轻笑起来。
“我都等了你十几年了,还差这几天吗?”
你不答话,一只手继续在他胸前作乱,猛吃豆腐。
“你白天都跑哪去了,真的是为了图吉利避着我不见?”
“倒也没有刻意,只是忙着准备些东西,没顾上找你。”
叶问舟清了清嗓子,抓住你的手。
“现在见到了,赶快回房睡吧,不然明天又没精神。”
“我不,我被窝太冷,要再取会儿暖。”
说着你双手探进他里衣,在他劲瘦的腰间轻轻抚摸。
叶问舟身子僵住,像块木板似的动也不动。
你趁势撒娇:“师兄,几天没见,我可想你了。诗经里说,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啊?”
他被你撩拨的意乱,努力平复着呼吸。
“师兄,你不想我吗?”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我们两人明明就在一处,只是这几天没打照面而已,哪有那么夸张。乖,听话,回房,嘶——”
他话还没说完,你的小手顺着他亵裤的边缘摸进去,轻轻圈住已略微抬头的那处,激得叶问舟倒抽了一口冷气。
“师兄,你,骗,人。”

评论里上车



明天该好好买些耗子药了。

隔壁的叶构用被子蒙住脑袋,愤愤地想。


叶问舟送你回房间的时候已过了四更,你累极了,在他怀里睡得安稳。

迷迷糊糊好像记得他在你额头印下一吻,轻声道:“好好睡,明天醒来你就是我的娘子了。”


第二天,不知是施了什么法术,三清山的桃花一夜之间全开了。后来就这件事你每每问起叶问舟,他都笑而不语,你越发肯定这事与他脱不了干系。


“花啊朵啊见你我情痴,才早些开花成就好事。”

你半信半疑,也不再追问。就当真的花仙有灵,你用红线在桃花树上系了一个愿望牌。


怜缱绻,惜年光。地老与天荒。愿共伊,生生世世,比翼成双。

抽到这张卡乍一看感觉和师兄衣服好像。白了头发,坐在墓碑前吹箫。WOW,一瞬间脑补八万字虐文

给师兄送江山笔记
“我想知道你到过什么地方,看过什么风景,以及,有没有想起过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想你想你

【日常小甜饼】叶问舟X你 晴雨西湖

无情侯爷和师兄都喜欢,其他两人已经有好多太太产粮了
师兄的粮太少啦,搞点自产小甜饼,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这什么鬼2333
有私设
没玩过端游也没看过温瑞安的书,OOC全是我的

快听师兄的角色曲《碧海问舟》,师兄全世界最温柔!http://music.163.com/program/2056187215/301971260/?userid=111175707
————————————————————————
六月·杭州

“师兄,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上次来杭州的时候也来游过西湖啊?”你掀起帷帽的面纱,看向船尾拿着竹篙的俊逸青年。
“当然记得了,我们为了找并蒂莲,还撞上了别人的船呢。”叶问舟轻笑,跟你有关的每一件事,他都记得不能再清楚了。
“说起来,那株并蒂莲是易安居士送我们的,也不算我们自己找到的……”
“那今日正好无事,要不要再找一找?”
说罢,他竹篙轻轻一撑,小舟便向藕花深处荡去。

你探出身子,在花枝中轻轻翻找着。一阵风吹来,湖面起了层层波澜。
“啊,我的帷帽!”
你忘了身在船上,猛的一起身重心不稳,帽子没抓住,倒差点把自己摔出去。
“小心!”叶问舟一把将你揽住,“你呀,怎么总这么冒冒失失的……”
你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有师兄在嘛,我知道你不让我掉进湖里的,对吧?”
叶问舟一脸无奈,却掩不住眼中柔情。
“你呀……”

夏日午后的风,带来些许夕照山的水气,愈发有些闷热。
叶问舟微微皱眉。
“好像要下雨了。”
“啊?那咱们现在在湖中间,岂不是要变落汤鸡?”你四周望望,离岸边还有好一段距离。
话音刚落,这雨已淅淅沥沥得飘起来了。
你正要抬手遮挡,却发现一滴雨也没淋着,再一看,叶问舟不知几时摘了一大片荷叶,正为你作伞一般撑着,遮风挡雨。
“师兄,你站进来些,你的衣服都湿了……”
他只顾护着你周全,自己的衣袖都被打湿了。鬓边几缕青丝贴在脸上,倒比平常多了点……妖娆。
脑中一瞬间蹦出这个形容词,不知怎的,脸就有些发烫。
“我淋湿也就罢了,要紧的是你,可别淋雨受了风寒。”
他总是这样,所有的风雨都想自己来承受,惟愿你平安幸福。
你想起过往种种,鼻子一酸,伸手环住他的腰,脸也埋在他怀里,只觉得他身子一僵。
“不行,你要是不把自己挡好了,我也不要这荷叶伞,我们一起淋着。”
叶问舟将你拥得更紧,他身上像兰草一样好闻的味道将你包围,下巴抵着你的发心。
半晌才听到他轻叹:“小丫头真是长大了,知道心疼人了……”
“我早就不是小丫头了。”你嘟囔到。
头顶传来他的轻笑:“是,我的小丫头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

你倚在他怀中,看向一片烟雨蒙蒙的西湖。
“都说西湖,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雪湖。今日一见,果然如苏东坡所说,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确实极美。”
“西湖也罢西子也罢,不及某人。”
你抬眼望他,正对上他笑意盈盈,灿若星辰的眼眸,心不禁漏跳了一拍。
他的眼神像一汪春水,一不留神就在这一片温柔中越陷越深了。见你只是痴痴地看着他,叶问舟的气息有些乱了,慢慢低头向你凑近。
“雨停了!”你忽的掀开荷叶,转过神拍拍自己的脸。好险好险,差一点就变身女色狼了。
“夏天的骤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叶问舟想到自己刚刚差点情不自禁,脸有些红红。“不过,要是能再多下一会会,就好了……”
你隐约明白他话中所指,腾地一下,也变成了熟虾子。
“师兄,我感觉你好像学坏了……”
“哈哈哈,有吗?”叶问舟摸摸你的头,“晴湖雨湖今日都看过了,等到冬天我再陪你来杭州,看看雪中西湖。”
“好,金陵离杭州也不远,听说那有处好温泉,冬天去最好。”
“只要你想去,哪儿我都陪着你。”

肝已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