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压切婶】(双向暗恋)我的主上/近侍是不是讨厌我?(上)

两个互相暗恋又互相误会的笨蛋情侣故事
OOC有

作为一个不会写虐的人,肯定是甜甜的恋爱酸臭味啦【。


(一)

……主上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已经好几次了,她似乎总是看着我若有所思,但是当我以为她有什么吩咐回过身的时候,她又会避开我的目光……

是不是她察觉了什么呢?我总忍不住这样想。

是的,作为近侍,我对主上抱有不正当的感情。

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她才成为审神者不久,一双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我,轻声说:“那,你就做我的近侍吧。”

她是一个大大咧咧,但是非常善良单纯的小姑娘。对本丸的每一把刀都很好,每次大家出阵回来,哪怕只是轻伤,她都心疼得要掉眼泪的样子,这一点,她和那个人完全不同。

我尽力为她打点好一切,她也越来越依赖我,这种被主上需要的感觉让我很幸福。

在我眼里,她的一切都很可爱,尤其有点狡黠的表情,是我最喜欢的。偶尔她会故意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一旦我显出有些为难的样子,她就会露出那种表情,笑道:“这可是主命哟,长谷部”

只要是你希望的,无论什么我都可以做到。

偶尔她也会提出一些亲昵的要求,让我唱歌哄她睡觉,或者坐得腰酸了要一个人型靠垫。对她来说,这大概就像是给小狐丸梳头、和鹤丸国永一起恶作剧、让太郎太刀抱她摘树上的水果一样,一种表示亲近的方式吧。

我自认为表现的很得体,既完成了主命,有没有表现得太过急切。毕竟近侍对主上抱有不敬的心思,可是绝对的秘密。

她最近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我好几次看到她和别的刀嘀嘀咕咕,这本来也没有什么,但每次我一走近,他们就会戛然而止转开话题……有什么事是我不能知道的吗?为什么不让我替你解决呢,主上?就像现在,这已经是她第17次叹气了。

“主上,有什么烦恼的事吗?”我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唉……”第18次。

“主上,哪里不舒服吗?”脸色有些红,难道是发烧了?我伸手想要探一探她的额头,她却飞快地躲开了我的手。

她抗拒我的触碰,这个认知像一把针扎在我的喉咙。

我调整好表情,继续问:“那么,是我做了什么让主上失望的事吗?您刚刚似乎很烦恼呢。”

“要这么说的话,也可以算是……”她轻声说道,甚至不愿意抬头看我的眼睛。

又要……被抛弃了吗?

我努力咽下胸口那种酸涩的感觉。

“……如果您有任何不满的话,请一定告诉我。”

只要您提出来,我一定会改。就算您让我在一旁等待,无论多久我都会等着。

只要您还会回来接我。





(二)

“唉……”看着那个忙忙碌碌在整理文书的修长身影,我不禁轻轻叹了第17口气。近侍流畅的动作微微一顿,几乎难以察觉。

“主上,有什么烦恼的事吗?”他试探地问道。

我还真有。

他是本丸来的最早的几把刀之一。

“在下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上的命令,无论是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额……那你就做我的近侍吧。”

他淡青紫色的眼睛亮了亮,笑着俯首道:“是,拜领主命。”

再然后,就完全被他宠坏了_(:з」∠)_

“长谷部,帮我找一下那个……”
“长谷部,我饿了。”
“长谷部,我渴了。”
“长谷部……”
“长谷部……”
总之,有困难,找长谷部。如果他不在身边,就问别的刀长谷部在哪,然后再找长谷部。

我感觉我已经是个废婶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自己的近侍刀有了点不一样的感情。可他自始至终对我都是那样毕恭毕敬的态度,只要是我提的要求,他什么都能为我做到。

于是我开始提一些奇奇怪怪的主命为难他,看着一向沉稳的他露出略显窘迫的表情,我就觉得又好笑又可爱(当然更多的是可爱)
我总会坏笑着补上一句:“这可是主命哟~”
他就会无奈地笑笑:“是,若主命如此。”

可如果不是主命呢,他还会这样无条件满足我吗?他还会体贴地像个完美男友吗?每次一想这个问题,我就烦躁的不行。

“唉……”

“主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长谷部已经坐到我对面了,“哪里不舒服吗?”

他有些不安地凑过来看,还伸出手似乎想探一探我的额头。笨,笨蛋,突然凑这么近干嘛?你的睫毛我都能数了!

“没有!”我光速弹开,脸上有些发烧。

长谷部似乎僵了一下,笑了笑:“那么,是我做了什么让主上失望的事吗?您刚刚似乎很烦恼呢。”

你总对我这么客气算吗?
“要这么说的话,也可以算是……”我自言自语着。

“……如果您有任何不满的话,请一定告诉我。”



嗯……作为一个母胎单身,我现在需要支援。

“爱他就上他咯~”

“噗!”我一口奶茶差点喷到对面损友的脸上,“我好不容易腾出空,找你出来求教,你认真一点行不行?”

“我哪里不认真了,”损友一脸淡定,“听你的描述,这个什么部简直是千年一遇完美男友,我老司机的直觉告诉我,他肯定也对你有意思。”

我有些沮丧的趴在桌上:“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只是不会拒绝我的要求而已。”

损友又喝了一口奶茶,摆摆手:“上他,就两个字,粗暴地上他!如果他半推半就,就说明他之前只是太矜持了,如果他抵死不从……那你还是埋葬你的这颗少女心吧。”

“……真的能成?”我书读得少你不要骗我。

“不成你来找我!”损友把胸脯拍的砰砰响。

好吧!我豁出去了!长谷部,你等我!【握拳】

评论(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