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方寸山 番外一更(补黄袍怪第二段)

欠了好久了真是对不起,不过毕业狗真的忙成哮天犬连口气都喘不上

好怀念大一大二悠闲的日子。。。

Anyway 都是些段子 看个好玩吧~

CP名是猴师姐还是马猴烧酒还是心猿意马呢【喂】

今天应该会二更……二更真君出没注意2333


(一)弼马温


赶了快一天的路,近黄昏时分,师徒一行四人在一处清净的水边歇了下来。唐僧坐在悟空画出的金圈里闭目念经,八戒在一旁斜斜躺下,一边嚼着随手摘的瓜果,一边打量着河边的大师兄,若有所思。

“沙师弟啊……”

“恩?”

“你说……大师兄他……是不是弼马温当上瘾了?”

“……”

“你看他,化缘之类的事从来都是让我去,可是洗马喂马的活计他倒是勤快得很!”

八戒看着沙僧越说越来劲,完全没注意大师兄已经看过来了,眼神非常和善。

“呆子,你叽里咕噜的在那说什么那?”

“没,没什么!”八戒被他突然发声吓得差点咬到舌头,一路小跑过去递上两个果子,“我是说,大师兄,你也辛苦了,吃两个果子歇歇吧。”

弼马温这事他最忌讳人提,今天也不知怎么了,倒意外地没有生气,反而想到什么似得笑了笑。八戒被他笑的浑身发毛,一下跳出三丈远跟他保持距离。

悟空白他一眼:“再让俺老孙听到你叫弼马温,小心你的猪耳朵。”

八戒坐回师傅身边,心有余悸的呼了口气,这边沙僧又问了:

“二师兄,你一说我也有点……这白马是什么来历你可知道?”

悟空自己啃着个果子,另一个递到了白马嘴边,后者身上还有些湿淋淋的,一个抖身甩起了水珠,水滴在夕阳映照下,好像撒了一把金色的灰尘。悟空被溅了一身,就要去牵她缰绳,白马扬头闪过,跳到了岸上,回过头看着还站在水里的悟空,柔顺的长尾一摆一摆。

八戒看向夕阳下沉的方向,天空被染成火一般的颜色,正是他们要去往的最西边。

“能有什么来历?不都是犯了错的人吗?”


(二)黄袍怪1


且说三打白骨精的时候,悟空一怒之下回了花果山,这头唐僧和沙僧又落入了黄袍怪的手里,八戒一个不知去向。只留白马一个在客栈的马厩里,师姐是有想过去花果山找他回来,可又不敢离了师傅。这天依稀听见路人在说,驸马爷带着百花羞公主回朝认亲,还带着一只虎精,原来是唐僧的原型。

师姐心叫不好,一定是妖怪使了法术把唐僧变成了那样,眼下唯有她一人能救他,便等到深夜,化作龙形,往王宫去了。

妖怪摇身一变成了风流倜傥的驸马,在殿中饮酒作乐,若不是她能感觉到妖气,说不定还真被他骗过去了。于是师姐将计就计,变成宫女的样子上去敬酒,趁他不备,拔出他腰间的宝剑就刺了过去。

黄袍怪将将闪过,鬓发散乱,怒而笑道:“又是那和尚的徒弟?好,我就试试你的本事!”一手抓过满堂红打了过去,白马也变成龙形腾空而起,两人在空中一阵好打,一道白色的影子凌厉如同电光乍现,一道红色的煞气翻滚不休隆隆作响。凡人看来也不过是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罢了。

黄袍怪打的急了,现了原形,这时白龙正执了剑掷过去,看清他形貌:“奎木狼?”这一下分了神便没有用上十足十的力气,剑被妖怪一把接住,满堂红就照着她腿打了过来。白龙毕竟法力有限,躲闪不及硬是挨了这一击,吃痛从云头坠下,好在下面是御水河,她就以龙形潜在水底,等到听不见响动了才变身回了客栈的马厩。

这时八戒回来了,就看见白马浑身是水,后腿淤痕欲血,就要上前查看。

白马认出他来,开口唤道:“二师兄……”

八戒被吓了个大跟头,惊道:“你,你能说话?不对,你,你怎么是女人的声音?!”

“这事说来话长。现在要紧的是,师傅被妖怪捉了去施法术变成了老虎,我方才进宫与那妖怪斗了一场。他是奎木狼转世,以我们现在的样子,肯定救不出师傅,得去花果山,叫悟、大师兄回来……”

八戒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请谁我也不敢去请那猴子,之前是我撺掇师傅念紧箍咒气走了他,他见到我非一棒子打死我不可,这西天左右是去不成了,咱们就此别过,各回各家算了。”

“别说丧气话!我了解他,他是顶有情义的人,他一定会来。既然你不愿意去,还是我去跑这一趟吧……”

(三)黄袍怪2

水帘洞


“大王,大王,一个奇怪的人来找你。”

“不见。”悟空躺在石床上懒洋洋道。

“连我也不见?”洞外的人问。


这声音……下一秒悟空已经出了水帘洞,师姐居然以人形站在他面前,穿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白衣。上一次看见她这样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好像是那次吧,在五行山两人大吵了一架。之后再见就是……


“悟空?你在听我说话吗?”师姐打断了他的回想,“跟我回去吧。”

哼,果然是来当说客的。

“俺不回去,那和尚又遭了什么难了,这下想起俺老孙来了?既已赶走了,断没有再回去的道理。”

“你又胡闹了……”师姐也知道,他这次是受了委屈,只能劝哄着。

“怎么倒是俺老孙胡闹了?当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一个不是就要驱我赶我,老祖是,和尚也是,他们都是!当俺老孙是什么?”

就像在方寸山的时候,猴子的心事会说给她听,这些话出口之后,他心里平静了些。至少面前这个人,是不会误会他的,面前这个人,不曾也不会厌弃他。想到这里,悟空语调放软了许多,拉过她的手。

“不说这个了,俺早就想带你看看花果山,今日总算有机会,我们去走走。”


两人静静地走了许久,师姐开口道:“悟空,别忘了我们要去西天是因为什么,我们没有放弃这条路可走。”

“怎么没有!我们都不要回去了,就留在花果山不好吗?这里山美水美,你和我一起,就做一对妖有什么不好?难道不比满口经啊道的神佛快活?”

“当然不好!”她用力挣出手,直视着悟空泛红的双眼,“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记性?那把真火烧的还不够旺吗?难道你愿意任他们践踏?还有你的猴子猴孙呢?单单玉帝那边我们尚且抵挡不住,你现在已是沙门中人,若真像你说的留在花果山,难道会有安稳日子过吗?”

一时只有清风穿林而过的声音,和悟空低微到听不到的一声叹息。

“我不想逼你回去,但我不能留下。黄袍怪的事虽紧迫,我还有些旧人可以帮忙。你再好好想想吧。”说完师姐转身要走,被悟空一把拉住。原本就是强撑着走了这么远的路,不拉还好,被他猛的一拽,伤腿痛的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

“你怎么了?”悟空忙蹲下去查看。

“黄袍怪是奎木狼转世,我现在不是他的对手……”

悟空掀起衣摆下缘,看见她膝盖上方赫然一块淤紫,咬牙道:“是他打的你?”

说罢也不等她回答就一把抱起,又道:“如果当时我在,你也不会受伤,是我又食言了。”

师姐见他自责,不知要说什么,只是搂紧了他的脖子。

“老君的灵药这还有些,用了药我们就回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