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微博大号:骠骑将军的小庖厨
微博小号:LOFTERparkinglot

当时只道是寻常 —— 叶问舟

 一个很水的小短篇,写文以来的第一次献给师兄(溜了溜了) ​​​

(配合张学友的《李香兰》作为bgm,滋味更妙【。)

——————————————————


暮春三月,春意零落卷尽残花。桃溪村家家户户挂起了白灯笼,连飞鸟游鱼都沉寂。

三清山自在门叶问舟叶掌门仙逝了,终年87岁。

叶问舟生前弟子遍天下,待人宽厚而严于律己,算得上一代宗师。这附近桃溪村的村民几代人,无人不受过他的恩惠。


叶掌门小院有颗杏树,长了约有60多年了吧,高大葱郁。只是不知植树人怎么想的,离这屋墙也太近了些。年月越久树根愈深,墙壁已被树根顶得歪斜。弟子们提过几次要将这树砍去或移栽,叶问舟一直未允。叶问舟去世后,这小院不适合住人,便渐渐荒废了。


这日新入门的小师妹想调皮躲懒,竟迷了路误入了这个院子。

“师兄师姐能找到我在这吗……”小姑娘低着头,踢弄着地上的泥土。

无意中在树根间的薄土中找到一个匣子,里面是一页页的信纸,厚厚一沓,不知是要寄给谁,也不知缘何没有寄出去。小姑娘才认了些字,有些费力地读起来。


师妹,

今年的桂花酿启封了,我和哑叔的广寒糕一起与你送了些,可还喜欢?师父和雪青特意赶回来陪我过中秋,只是少了你,还是有些冷清。许是喝多了酒,天未亮我就醒了,迷迷糊糊走到了云起台。想起上次与你一起看日出,仿佛还是昨天的事。

我叶问舟二十二年来,问心无愧,从未做过一件害人之事,毕生所愿,唯你平安喜乐,长命百岁,终不可得。许是我做的还不够好吧,所以老天爷听不见我的愿望。

对了,正好有趟差事顺路,陪尤大哥回了趟定州,与家人团聚。我这一生已注定抱憾不得圆满,能为别人做些事,让世间少些缺憾也是好的,你说是不是?也算为你来世积福。

天快亮了,不知你那里冷吗?


师妹,

昨晚梦到你了,许是白天又画了几张你小像的缘故。太久没见你,画的有些不好,你若见到了,估计又要耍小性子了。雪青已嫁人,我代师父去送的嫁。看见大红喜服的一瞬间我有些晃神,其实这样场景我想过许多次,只不过景中人是你我,可惜,你着红一定好看。

构儿用自己的零花买了对磨喝乐非要给雪青添作嫁妆,哈哈,还记不记得有年七夕你也想买来着?你气呼呼的样子很是可爱,如今再不能逗你玩笑,少了许多趣味。有时我下山办事看见些小玩意,觉得你一定喜欢,总要愣一下才反应过来,我回三清山的时候已不会有小懒猫冲上来抱着我讨礼物了。有一次出神久了,险些被老板以为要赖账,你说,是不是该怪你?


师妹,

还记得你埋在后山的那颗杏吗?后来竟真的发了芽,我时常去打理,现在已比人都高了。结得杏很是酸甜,我拿去与桃溪村的乡亲们分了些,说是你送他们尝的。梦安已经长成大人了,听这话倒看着我要哭出来似得。梧桐半死,栖鸟失伴,生比死更煎熬。但我深知你若在天有灵,定不希望我浑浑噩噩,更不希望我做那只大雁,师兄不想叫你伤心,更不能让你失望。

若你愿意,且在三途川边等我一等,不等也无妨,百转千回,我必来寻。



“师妹,你怎么跑这来了?叫我好找!”

“师姐,你怎么才来呀?我都饿了……”

“赶快随我回去吧,都等你吃饭呢。你手里拿的什么呀?”少女接过她手中匣子,“好像是师祖的字……从哪拿的?快给师祖放回去。”

小姑娘捧起盒子往树下走,不小心被绊得一歪,匣中黄纸被风卷得乱舞,飞过树颠。

除了一页页信,具是写的苏学士的词。

但来来回回只有一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评论(1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