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压切婶】消失的月光(1)

新开个坑,由那天的脑洞演化而来的玻璃渣,会和30题同时更

私设很多,如果OOC了见谅_(:з」∠)_


====正文分割线====


四周是黑压压的人影,他们的声音在脑海里无限放大有如雷鸣,却听不清任何一个字。手中的甜筒被打翻在地,化成了一摊血水,猩红色的液体弥漫开来,像潮水一样越涨越高。整个人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红色淹过了头顶,然后窒息。

长谷部蓦地睁开眼睛,隔着拉门透进来的阳光和鸟鸣,让他确信了刚刚只是一个梦。

又做这个梦了,好奇怪的梦。

没有分神去多想,长谷部用最快的时间梳洗穿戴,向着审神者的房间走去。作为近侍,他一天的工作从现在就开始了。

“早上好,主上。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吧。”年轻男性审神者清亮的声音响起,看来也已经准备妥当了。

审神者的房间非常朴素简单,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就像这位审神者的性格一样,做事干脆,赏罚分明,从不拖泥带水。有时候这样公事公办的作风会稍显得有些冷酷,但对于这样的主上,长谷部非常敬佩。

在审神者用早餐、安排今天工作的空挡,长谷部开始整理起房间。拂尘擦过窗框上沿的时候,一束光晃了一下,长谷部不由得闭了下眼睛。

原来是摆在院子里的枪反射的阳光,等下让他们换个方向摆。

正这样想着,长谷部忽然愣住了。那一瞬间的光让他感觉很熟悉,总觉得以前这扇窗前挂着什么东西。

是错觉吗?

一闪一闪的,似乎还会伴随着叮铃铃的清脆声音……

“唔!”一努力想要看清那个东西的形状,脑袋就忽然一阵刺痛,长谷部扶着窗沿,一手按着突突跳动的太阳穴。

“发生什么事了吗?”审神者问道。

“不,是我失礼了。”长谷部连忙站好,向主上行了一礼。

“这是今天的工作安排。”审神者拍了拍他的肩,“不舒服的话就休息一下。”

“多谢您的体恤,我没事。”

-------------------

大家用过早餐之后,就开始按部就班的进行审神者安排的工作,没有任务的付丧神留在本丸休息。而在政府部门另外还有职务的审神者已经出门去了,按照他的习惯,不要人陪同。

“和泉守,”长谷部将视线从审神者房间的那扇窗户转向身边正享用饭团的人,“你之前也经常担任近侍,主上的窗口原来是不是挂着什么东西的?”

“是、是吗?我不记得有这回事啊……而且主人看起来也不是会在房间挂风铃的人吧。”和泉守拿起茶杯,恨不得把脸埋在里面,挡住长谷部投过来的视线。

“风铃……”长谷部重复这两个字。

和泉守想狠狠咬自己一口,还是镇定道:“什么风铃,我没说过风铃啊?国广,国广!你帮我证明,我没说过对吧?”

堀川国广从晾衣架一路小跑过来:“呃……对啊,兼先生没有说过。”

但长谷部好像完全没在听他们两个讲话。

那种刺痛又开始了,长谷部咬着牙,额头渗出了冷汗,随着痛感的加剧,脑海中的形状也越来越清晰。像是要和头痛赛跑一样,他要在无法思考之前想起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件事很重要。

“喂喂,你没事吧?”和泉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长谷部毫无反应,“可恶……国广,快去找药研过来。”

阳光照在上面时会一闪一闪的,风一吹就发出叮铃铃的清脆声音……

是了。

那个窗口,曾经挂过一串月光石风铃。

---------------------

醒来的长谷部发现自己躺在房间里,药研藤四郎和烛台切光忠在旁边鼓捣着什么,见他睁开眼,光忠先端来一杯热乎乎的棕色饮料。

“这是能减轻头痛、恢复精力的……果汁,你先喝了吧,长谷部君。”

长谷部接了过来,却没有动作。

“那串风铃在哪里?”

药研背着他,手上动作未停,淡淡道:“大将收起来了。”

“那个不像是主上会有的东西,为什么会挂那个,为什么又收起来了?”

“是大将之前的恋人送给他的,后来两个人分开了,就拿下来了。”药研转过身,推了推眼镜,“因为是大将的私事,所以大家也没怎么在意。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吗……为什么我不记得了?”

“嘛,本来就是小事,没有人能什么都记得的。”光忠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倒是你啊,长谷部君,是最近太累了吗?头痛这件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没什么,偶尔想事情比较专注才会头疼。”

镜片的反光让人看不清药研的眼神。

“这样啊……那睡得好吗?”

长谷部想起了那个梦,轻轻地晃动着那杯果汁。

“很好。”

“那就好。大将刚刚回来了,说明天开始由山姥切国广担任近侍,工作的事你不必担心,好好休息几天吧。”

长谷部点了点头。

药研和光忠出了房间,一路走过拐角。光忠忍不住有些担忧道:“你觉得长谷部他……”

长谷部在房内头枕着双手,表情非常平静。

虽然刚刚药研他们表现得没有任何异样,但从他想起那串风铃开始他已经察觉到了,就像日记被人撕走了一页,那样奇怪的空白让他确信,自己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而且刚刚两人的话,分明是不想让自己回忆起来。

药研叹了口气,道:“我就说过,不可能一直瞒得住的。”

======

(月光石长这样)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