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大侠又见大侠——灵犀一指与小李飞刀&复活点王怜花上线

我正在很痛苦的填中间的剧情的时候,突然想到,不对啊???我明明只想写个段子把男神凑堆的,为啥我要撸剧情啊???

所以果断决定,海盗这部分故事放在以后【有心情的时候】再交代,直接跳到后面部分,就是这么任性诶嘿

——————————正文分割线——————————


陆小凤把整条船走了第三遍之后终于忍不住吼道:“好无趣啊!李寻欢你当真指对了方向?已经五天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仙山?”

李寻欢耸肩笑道:“我只是将王世叔告诉吴管家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香帅,毕竟在下也没开过船。”

陆小凤又看向了楚留香,后者又裸着脊背露着长腿在甲板上晒太阳,闻言笑道:“陆兄,何必急躁呢?你也脱下衣服晒晒太阳,时间会过得很快很舒适的。”

陆小凤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怎的,四条眉毛都要飞了起来,“脱就脱!”说着也解起了衣带。

李寻欢不自在的咳了两声,往司空摘星那挪了挪。就算是个绝世美女,大白日在他面前脱衣服还有些尴尬,何况是个人高马大的男人。

似乎一直在思考的司空摘星突然出声了,道:“小李兄……”

李寻欢看向他,司空摘星接着道:“那天在程夫人船上,你的飞刀快如闪电例不虚发。我在想,陆小凤的灵犀一指能不能接的住你的刀?”

花满楼也偏过头来,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陆小凤气结道:“猴精,你为什么总跟我过不去?”

司空摘星反问道:“难道你不想知道?”

陆小凤没说话,他的确有些好奇。

楚留香道:“既然你觉得无聊,不如就与小李兄比试比试。”

陆小凤笑道:“我虽然好奇,但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还不想领教小李兄的飞刀。”

司空摘星笑道:“你不会是不敢吧?”

话音未落陆小凤已跳了起来:“我会不敢?”

李寻欢也有些哭笑不得,怎么没人问他敢不敢?

陆小凤忽然眼神一亮,笑道:“不如这样,小李兄你的飞刀冲着司空摘星去,我救人心切,或许接住的把握更大些?”

司空摘星瞪眼道:“你比你的,扯我进来做什么?”

陆小凤也学他方才的样子笑道:“你不会是不敢吧?”

司空摘星也跳了起来:“我会不敢?”

这两个人是一样的性子,哪怕知道是激将法,也偏偏要中这个计。

花满楼迟疑道:“这是在海上,我们是不是好歹等到了再…… ”

司空摘星道:“无妨无妨,有了陆小凤的包票,我是不担心。他要是失手了,我虽然要挨一刀,他可是面子里子都没了,不亏。”

李寻欢苦笑道:“可是我……”

司空摘星道:“陆小凤还不曾失手,你若胜了他,岂不名声大震?”

李寻欢道:“出名未见得是好事,我有个浪子的名头已经够了。”

陆小凤道:“李兄,不必多想,我们只是切磋,当初白云城主一招天外飞仙我也勉强接得。”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好吧。”语毕站起身来,手指微动,掌中已多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小刀。

他与陆小凤和司空摘星两人对面而立,三人身形都像绷紧了的弦一样,楚留香和花满楼也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李寻欢突然展颜一笑,周身压力顿时消失无踪,他一扬手,飞刀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陆小凤的手中。

众人都愣住了,陆小凤也呆呆道:“这是,什么意思?”

李寻欢笑道:“我只在有万全把握的时候才肯出手。两位与我只有交情并无仇怨,我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还是不要献丑了。”

楚留香已经大笑起来,道:“李探花真是个妙人,无怪乎你的飞刀会百发百中了。”

李寻欢挑眉道:“我也是个懒人,能少动则少动,若出手不中没的浪费力气。”


花满楼突然道:“诸位,船头西南方向可是有岛屿?”

众人闻言都像那边看过去,海天相接之处隐隐有条黑线,果真是岛屿。

司空摘星回过头,像看鬼一样看着花满楼:“我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不是瞎子,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花满楼但笑不语。

石秀云说的果然没错,世上那么多没瞎的人,未必有花满楼看的这样清楚,他眼虽瞎,心却明亮的很。

楚留香伸了个懒腰,道:“看来,我们明日早晨就能到岸了。”




王怜花将磨碎的粉末加进蒸过的酒里,沿着屋前缓缓撒过一圈,如此,再不会有虫蚁来烦他。他满意地坐在院中,刚刚烹的茶已是八分烫,品来正好。

有脚步从竹林里传来,王怜花淡淡道:“今日只有青菜豆腐,且就是青菜豆腐也没有多余的。”

来人似乎楞了一下,唤道:“王世叔。”

王怜花一惊,险些将热茶洒出来,失声道:“李寻欢,你怎么来了?”

李寻欢点点头,刚想说什么,就被王怜花打断。

王怜花眯眼笑道:“我只大你6岁。你再叫我‘世叔’,可就说不出第二句话了。”

李寻欢听了,碧绿如春水的眼睛仿佛要溢出笑意,缓缓道:“王公子,这总可以了吧?”


待众人向王怜花说明了身份来意之后,总算进屋坐下,王怜花道:“你们这么多人跑这一趟,就只是为了要我救这个姑娘一命?”

李寻欢心中一跳,摸了摸鼻子笑道:“还因我对王…公子实在想念的很。”

王怜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知不知道人想说谎时,总是喜欢揉揉鼻子?”

陆小凤闻言看向楚留香,后者也正习惯性地想摸鼻子,听了这话哭笑不得,摸也不是放也不是,一只手僵在半空。

李寻欢咳了两声,道:“王公子,还是先救人要紧,耽搁不得。”

王怜花悠悠道:“她耽搁不得,我却不急。”

花满楼心焦道:“王公子…”

男女之间的事谁比王怜花更敏感?只一眼,花满楼和这位中毒的石姑娘的关系,他已经懂了,笑道:“罢了,我还不至于拿个女孩子做要挟。”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内室拿来了许多瓶瓶罐罐和一包金针,继续道:“你不肯说的事,必然不是什么好事,我做完正事再听也不迟。”

李寻欢正是怕他听了分心,这样的差事,一走神就是生死之差,所以才不肯在他救人之前说。

王怜花又转过来,意味深长的一笑,道:“我也得想想怎么处置你。”


屋门至竹林是三十一步,竹林至躺椅是十五步,躺椅至井边又是七步。一个时辰不到,花满楼对王怜花这院落的布局,简直要比自己的小楼还熟。

陆小凤有些无奈道:“花满楼,你坐一会儿吧。我刚刚见王公子成竹在胸,你不必太担心。”

花满楼虽然依言坐了下来,却又好像没听见陆小凤的话。

楚留香也道:“是啊,喝杯茶……”

楚留香话还未说完,花满楼已经已经拿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

楚留香怔住了,迟疑道:“花公子……不烫吗?”

花满楼被他一说,才觉得满口火烫。

只听屋门“吱呀”一声,王怜花已挽着袖子走了出来,淡淡道:“毒已清了。”

楚留香笑道:“幸亏王公子利索,不然过一时半刻再出来,只怕又得多医一个人。”

王怜花道:“花公子还不去看看她?”说着看了李寻欢一眼,后者会意,两人走进旁边的竹林。

石秀云既已转危为安,花满楼倒不急了,轻轻推门进去,她还未醒,只是人不再是冷冰冰的,已经有了微弱的生气。

花满楼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觉得困意不住袭来,坐在床边藤椅上小睡。


李寻欢和王怜花走的并不远,可是他们在说什么,即使功力深如陆小凤等人却一句也听不到,这让陆小凤实在有些抓心挠肝。

他只好盯着两人的表情动作,猜测他们的对话。

只见李寻欢躬身行了一礼,说了些什么,王怜花面上连一丝惊讶都没有,甚至连懒懒的微笑都收了起来,颇有些凝重。李寻欢更是眉头紧蹙。

陆小凤几人都暗忖道:“心思缜密如王怜花,想必已经猜到了《怜花宝鉴》的事,两人正在商量对策吧。”

这时王怜花说了句什么,李寻欢忍不住变了色,一脸的不可置信欲言又止。王怜花笑得很狡猾,他突然一抬手,李寻欢不禁往后仰了仰,而王怜花只是笑着拢了拢头发。

李寻欢默默走了出来,被问及王公子待如何,他也只苦笑道“不可说,唉……不可说。”


王怜花解毒后的第三天,石秀云还是没有醒。王怜花把了把脉,她的心跳虽然微弱,但好歹已经平稳,为何迟迟不醒来呢?

王怜花沉吟半晌,起身道:“看来得请她来一下。”

说着人已走出院子,众人都是一怔,沈大侠伉俪暂回中原,难道这岛上还有旁人不成?



我敢说没有一个人猜得到是什么人哦呵呵呵呵呵呵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