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大侠又见大侠4

李园失窃探花郎负荆请罪,海上遇盗众英雄有惊无险【什么玩意儿】

脑洞已经开到很后面了,要补中间真是很痛苦_(:3」∠)_

让你们小看小李,下一章用飞刀吓死你们

我居然开始觉得有剧情了……



陆小凤冲这里喊道:“两位好汉,舱内有好酒,你们俩是喝酒还是在这继续喝风啊?”

花满楼和李寻欢都笑了。

这船看起来并不特别大,但其中的东西可是齐全的不能再齐全,毕竟楚留香常日里就住在这船上,这便是他的家了,而他偏偏又是一个讲究的人。

两人走回舱内,桌上已摆了一只烧鸡,一锅还在沸腾的羊肉煲,三条烤鱼,四样小菜,还有几坛上好的竹叶青。

楚留香道:“都是朋友,也不必客套,大家且自便吧。”

李寻欢倒了一杯酒,还未尝,眼睛已经亮了,道:“好酒!”

司空摘星笑道:“别的不敢说,这酒可是金陵酒坊里最好的。平日里,旁人想近这个酒窖的门只怕都不行!”

李寻欢还想问什么,陆小凤已抢先答道:“不用问,这猴精自然是偷来的!”

司空摘星道:“等那梅老头发现的时候,只怕要气死啦!”

楚留香也笑出声来:“不花钱的酒,味道总是更好些。”

花满楼也摇头失笑,又想起方才李寻欢的话头,于是问道:“李兄方才说要与王公子请罪,是怎么回事啊?”

李寻欢听到这话不由苦笑,竟似连酒都有些喝不下去,道:“几位当真要知道吗?我虽没什么可隐瞒的,但这事还真有些麻烦,几位听了,少不得又得趟这浑水。”

陆小凤和楚留香等人互相看了一眼,花满楼道:“李兄有什么头疼事,只管说吧。”

司空摘星道:“是啊,天底下最爱管闲事的两个人都在这桌上坐着呢。”边说边拿眼睛瞟陆小凤和楚留香两个人。

楚留香闻言摸了摸鼻子。

聪明人不会拒绝朋友的帮忙,李寻欢喝干了杯中酒,道:“我将王世叔交与我的《怜花宝鉴》弄丢了。”


原来王怜花归隐之前写就《怜花宝鉴》,之所以去李园,便是要将此书交给李寻欢,请他为自己寻一位合适的衣钵传人。

但他到的时日不巧,李寻欢恰巧去衡山拜访一位朋友,不知何时方归。王怜花又急着与沈浪夫妻汇合,于是就将这书交给了李园的管家。

司空摘星道:“这么重要的东西,怎就交给了管家?”

李寻欢黯然道:“彼时,家父家兄都已离世……我不在时,主事的就只有吴管家一人。”

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在旁人看来李家簪缨世家何等荣光,但对李寻欢来说,黄金榜首不过是他心里的一道疤。

楚留香道:“吴管家可看过里面的东西?”

李寻欢摇头道:“不曾看过,我本来还不知道匣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后来我注意到一个人。”

陆小凤道:“什么人?”

李寻欢道:“在王世叔来前不久,李园后门外的巷子里新开了一家酒馆,与我的住处只一墙之隔。店主虽然驼背,但看的出他功夫很深。”

陆小凤道:“你觉得他与此事有关?”

李寻欢点头道:“我知道他绝不是偷书之人,却必定与此事有关。几番打探之下,他才说他姓孙,是欠了别人的人情,才答应来这里守着。”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我猜托付他的人一定是王公子了。”

王怜花做事谨慎,担心万一这本书的消息泄露出去,李寻欢一定少不了麻烦,是以请孙驼子孙二爷在此暗中相助。

李寻欢眉头深锁:“我一说东西失窃,他脸色大变,这才说是王世叔将自己毕生所学写成一本书,交与我保管。且不说这是唯一的孤本,王世叔惊才绝艳,于武功、医术、毒术、易容、蛊术、摄心、奇门遁甲、星相占卜皆有造诣。这书落在心怀不轨之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其余四人也都是一脸凝重。

孙二爷是天机楼中人,消息灵通,因此他二人一直在暗中追查。虽然窃书之人未留下什么痕迹,但有可能知晓这本书的人却没有几个,也不是全无线索。若不是碰上司空摘星来找他,此刻他人已在洛阳。他与孙二爷说好,孙二爷先去洛阳查实,李寻欢则先同花满楼他们一同出海将此事告知王怜花,之后还在酒馆汇合。

楚留香沉吟道:“不论是什么人,既来冒险偷书,必定有要紧的用处。”

陆小凤苦笑道:“可这本书里有用的东西太多了,谁知他是为了哪一样来偷书。

花满楼突然沉声道:“有人。”

茫茫大海,哪里来的人?可花满楼的耳朵是不会错的。他话音还未落,楚留香和司空摘星两人已飞身出去。

黑沉沉的海面暗波汹涌,两人借着月光,果然看见一艘黑色大船渐渐显出影来。

楚留香踏水而行,要去看个究竟,他越靠越近,终于看清船头飘着一面黑底金龙旗。

楚留香折返回去,陆小凤问:“如何?”

楚留香道:“是'美人蛟'程夫人。”

司空摘星道:“这海盗婆子若是想抢这艘船,可真是挑错人了。”

陆小凤也笑道:“海盗婆子要抢强盗头子的船?有趣有趣。”

楚留香却没有说话,因为他看见那艘船已在不远不近处停了下来。

李寻欢也注意到了,缓缓道:“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有人认出了盗帅的船,不准备再上前来。或者,他们本就是冲我们来的,还有别的打算。”

花满楼道:“水下有人!”语毕他已纵身入水,楚留香和司空摘星也紧随其后。

船上只剩陆小凤和李寻欢,两人相视一眼,有些无奈。这三人都是水性极佳,他们俩还是不要下去添乱的好。夜色深沉,海面以下什么也看不清,他俩只能看见不断翻涌的水花,船身也随之晃动。

突然,有人将石棺自水下扔了上来,陆小凤飞身接住,稳稳地放在甲板上,这沉重的石棺竟像一团棉花似的,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李寻欢定定看了一会水面,突然使出轻功往程夫人的船上去了。

楚留香全身似都能呼吸,自下水后没有换一次气,凭这点,天下间没人能在水底下打败他,因此他确定他们三人不会有事。而且他现在更好奇的是,程夫人既不为财,那是受何人指使,连照面都不打就下水凿船,这分明是要他们葬身大海。

李寻欢准备用最简单的方法,当面去问问。

陆小凤也怔了一下,没想到这位书香世家的少爷,御笔钦点的探花郎,竟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单说刚才的轻功,绝不在自己之下。

正想着,楚留香三人已经回到了船上,司空摘星和花满楼大口喘着气。虽然论武功,程夫人的手下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但在水下连续对付这么多人,也实在是耗力气的很。

只有楚留香神色如常,他的一身蓝衣已湿透粘在了身上,他却顾不得这些,无奈道:“知道他们要下杀手,李寻欢还敢只身入虎穴,希望他是艺高人胆大……”

说罢看了一眼陆小凤,陆小凤立即心领神会,两人也飞身往那黑底金龙的海盗船去了。



【废话,我好想赶快写到王怜花啊妈蛋,为什么中间要写这么长啊_(:з」∠)_

评论(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