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大侠又见大侠之花秀线

这个算是后续吧233因为@上官贵花 想看花秀所以先撸了这段,中间略过的设定大概是陆小鸡愿赌服输女装出行,认识了殿试放榜状元被改成探花的喝闷酒的小李【233可怜的李探花没中状元还惨造精神污染】知道王怜花在哪的当然就是他啦(≖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了【。



花满楼就这样坐在冰冷的地上,他的手轻轻地抱着石秀雪的尸体。
陆小凤从没见过他这样。
花满楼人如其名,与他相处就仿佛置身花丛,总是轻松愉悦。但今天那些花却仿佛都已灰败枯萎,了无生气。
他嘴里喃喃说着什么,陆小凤又靠近了一些才听清。
“没用的瞎子……”
“花满楼!”陆小凤唤他,有不忍,还有些怒意。他本是世上最坚强乐观的人,但任何人在爱情中都是一样的脆弱。
花满楼没有作声。
他爱的如此轻易,因为他从未爱过。虽然他们总共只见过两次,但此时他心里的不舍和悲痛不少于任何一对情人的生离死别。
花满楼是陆小凤的好朋友,石秀雪是一个年轻而可爱的女孩子,他若能为他们做些什么,于情于理都不该有所保留。
陆小凤思索了片刻,突然说了一句似乎毫无关联的话:“洛阳公子王怜花你知道吧?”
花满楼似乎回过神来,点点头道:“王公子当年在江湖也是一位风云人物,他不是已经改邪归正与沈大侠伉俪一同归隐海外仙山了吗?”
陆小凤道:“传闻王怜花的医术后来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能肉枯骨,生死人……”
花满楼一震,抬头等待着他的下文。
陆小凤继续道:“我不知道他在哪,但我却认识一个知道的人。虽然希望渺茫,但你若愿意一试……”
花满楼打断他道:“好!”

陆小凤最大的长处,就是他有很多的朋友。有的事情虽然难办,但有朋友帮忙希望就会大很多。
他和花满楼分头行动,花满楼带着石秀雪从江南去往泉州,在码头等他汇合。石秀雪身上的毒针已经取出,封住了心脉,周身皆用冰护住,一路需不停更换。对别人来说或许难于登天,好在花满楼他们是一路南下,沿途尽是花家的产业,这问题也就不足挂齿了。
脚程最快的司空摘星赶往山西李园去找李寻欢,他和陆小凤曾经在京城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当时殿试放榜,他高中探花,却在簪花宴之后独自在醉仙楼狂饮,吟咏柳耆卿的《鹤冲天》。后来也只是听人说起过,这位御笔钦点的探花果然年纪轻轻就已辞官回乡。
虽然相交不深,但看的出来他是极重情义之人。沈家与李家是世交,王怜花出海之前还特意来过李园,所以这次找人需得请李寻欢相助。
陆小凤则第二次去找楚留香的那艘大船。

阳光正好,楚留香惬意地趴在甲板上,面前一杯冰过的葡萄酒已经喝完,杯壁上还残留着凝结的水珠,他光裸结实的脊背享受着恰到好处的暖意。
楚留香犯懒的时候就喜欢晒太阳,在太阳底下人也越发的懒起来,虽然他还想再喝一杯酒,可这时候谁也别想让他动一下。
船轻轻的晃了一下,楚留香懒懒地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船上只有他一个人,他也知道刚刚上船的这人既不是苏蓉蓉,也不是李红袖,更不是宋甜儿。
等他透过银杯的反光看见那件红披风,他才笑着翻过身,道:“陆兄,别来无恙啊。”

评论(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