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大侠又见大侠

纯属胡来的古龙群侠乱炖段子

暂无剧情,时间线混乱

只是自娱自乐为了苏男神们而生【。】

CP混乱不固定,有BG


小楼
……
陆小凤摸了摸他的小胡子道:“所以那本名册一定还在凌虚阁的某个地方。”
花满楼点点头:“只要找到名册,就能知道下一个目标是谁。”
陆小凤苦笑道:“可惜那地方除了他们自己的人,连只蚊子也飞不进去。”
司空摘星瞟了他一眼,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陆小凤继续道:“除了我知道的一个人,他想要的东西没有拿不到的。”
司空摘星闻言已经大咧咧地躺到了矮塌上,一脸得意,他最喜欢看陆小凤不情不愿又不得不找自己帮忙的样子。
司空摘星翘着二郎腿,吹了吹自己的指甲,挑眉道:“哦?还有这么厉害的人,是谁啊?”
陆小凤道:“楚留香。”
司空摘星愣住了,他突然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就往门外走。
陆小凤拉住他忍笑道:“司空摘星,这酒才喝一半你怎么就要走啊?”
司空摘星冷冷看他一眼,当真又走回了桌旁坐下,接着喝酒。
陆小凤笑道:“近来盗帅声名鹊起,不知偷王之王可有什么感想?”
司空摘星道:“我是偷,他是盗,隔行如隔山。我从不偷值钱的东西,他喜欢那些金银珠宝白玉美人的只管去拿,关我屁事。”
陆小凤问道:“那若你们同时想要一件东西,谁会赢?”
司空摘星冷笑道:“怎么,你想赌?”
陆小凤道:“赌就赌!就比谁能拿到凌虚阁的名册,以明天日落前为限,如何?”
司空摘星道:“随便!”
陆小凤道:“我赌你胜!”
司空摘星怔了一下,道:“你赌我胜?这怎么赌法?我若胜了楚留香,反倒是输了赌局,反倒要受罚?”
陆小凤笑道:“你若胜了,心情不错,受点罚也没什么;你若输给了楚留香,心情不好,受罚的却是我,怎样也不吃亏。这法子不好吗?”
司空摘星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陆小凤在旁边催道“敢不敢的一句话!”,天下可有司空摘星不敢的事?于是他大手一挥道“就这么定了!”
陆小凤又道:“虽然赌法特别,你也要全力以赴才是,放水的人是小狗!”
司空摘星道:“屁话!我若没拿到,你就穿着女孩子的衣服去闹市转一圈!”
陆小凤道:“你若拿到了,还要再给我捉五百条泥鳅,都得要活的!”
花满楼在旁边听着,不禁摇了摇头,这两人加起来三岁不能再多。

这个诡异的赌局就这么定下来了,陆小凤越想越得意,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司空摘星瞪他道:“你笑什么?”
花满楼含笑道:“他是在笑,司空兄你终究还是上了他的当了,他根本就不认识楚留香。”
司空摘星怔住了。
花满楼继续道:“他若直接请你帮忙,你必然百般难为他,所以才想了这个法子,请将不如激将。现在你得帮他的忙,还得吃他的亏。”
司空摘星简直要把陆小凤瞪出个洞来,咬牙道:“好你个陆三蛋,大臭虫!你现在就这么得意,你就不怕我索性不去拿那什么破名册了?”
陆小凤止住了笑:“你若出尔反尔,就不是司空摘星了。”
司空摘星哈哈大笑道:“你说的对,我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从来说话算话!看来这次我只好帮你的忙,再吃你的亏了。”
三人都大笑起来,一杯接一杯喝得痛快。
花满楼心中感慨,有几个这样的损友,也是人生一大乐事,笑道:“今天的郁金香开的格外好。”

第二天日落之前,司空摘星果然回来了,只是表情很奇怪,说不准是将笑还是将怒。
只听他道:“你这陆小鸡,倒长了张乌鸦嘴。”
陆小凤没懂,他迎面抛来一样东西,陆小凤接过,是一张纸笺,上书“盗帅踏月留香”
陆小凤:“……”
司空摘星道:“这名册你找他去要吧,爷不管了!”
人已走了,却又去而复返,笑道:“我可等着你女装游街啊!哈哈哈哈!”
———————————————————
后来陆小凤终于想起来问楚留香这件事:“你当时为何去偷那本名册?”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大笑道:“我只是碰巧听到有人拿我打赌,又想看看四条眉毛的人穿女孩子的衣服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