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方寸山 11-13 猴子与师姐的重逢

※原著借鉴有


11

话说悟空又回到五行山脚下,在树上叼着个草叶等着取经人来。一等就是月余,急的他抓耳挠腮,又跺着地叫道:“土地!土地!”一阵烟雾,土地公公现身。
悟空问道:“俺问你,那取经人到了何处?俺老孙在此等了这许久,他何时才来呢?”
土地公公闭眼掐指一算,道:“大圣稍安勿躁,那圣僧此时以至两界山,不消半日就能到这五行山前。”

悟空又一个蹦起蹿回了树上,使火眼金睛往东边看着,果然远处似有一和尚样子牵着马往这边来,悟空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似的,正是取经人唐三藏。半日之后,这一人一马行至山前,悟空在树上乱招手道:“师父!师父!你怎么才来?来得好!来得好!俺老孙这就保你上西天去也!”

三藏被他陡然出声唬的一跳,道:“你是何人?怎么叫我师傅?”
悟空跳下树来,道:“那我问你,你可是东土往西天取取经的和尚?”
三藏道:“我正是,你问怎么?”
悟空道:“我乃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前者有个观音菩萨,叫我拜你为师,皈依佛法再莫行凶。我愿与你做个徒弟,保你取经。”
三藏大喜,道:“既是菩萨旨意,我便收你这个徒弟。”说罢朝西方拜了一拜,又问:“徒弟,你姓什么?”
悟空答道:“我姓孙,原有个法名,叫悟空。”也正和佛门宗派,三藏也不再多说什么,两人就要赶路西行。

悟空这就上前要替他收拾行李,扣背马匹。悟空原是天宫弼马温,这凡马见了他,战战兢兢得直打跌。悟空也正奇怪,不是说师姐化的白玉龙要做脚力送他去取经么?这千山万水,凡马如何走得?便问道:“师父,你这马是哪来的?”
“这马是大唐皇帝赠与我做脚力,西行取经。”
悟空点了点头,请三藏上马,自己背着行李在前面领路。

12

“你这猴头,纵有手段,怎可行凶伤人?”

“师父,那六个贼人要害你,我不打死他们,他们可就要打死你,这也是我错么?”

“就算他们有错,到了官府也罪不至死。你既入沙门,却无一点好生之德,怎能去得西天,取得真经?到时倒叫我做了白客,不好脱身!”

悟空从来受不得人顶撞他,听这一番话也是心头火起,自己去取经,原本不为什么正果,也不是真心入这沙门,只不过从心而已。在方寸山时他没能做到,五百年前他还是没能做到,不过是喜欢一个人,怎么这般束手束脚。成了龙又怎么样,没了龙鳞又怎么样,他大可去鹰愁涧救她出来,之后的事再想办法,何要在这里听这和尚唠唠叨叨,直怒道:“俺老孙从前做花果山美猴王时,不知打死多少人。你既说我去不得西天,也不必这般浩恶我,我走就是了!”说罢将身一纵,不见了踪影。

悟空别了师父,一个筋斗云直往东海龙王的水晶宫去。惊动了龙王出来迎接,龙王行礼道:“才闻大圣灾满,真个是可喜可贺呀,不知大圣今日来有何见教?”
悟空道:“龙王客气,俺今日来一个是讨口茶吃,二来是想问一句,你们龙族若没了龙鳞,会怎样?”
龙王听得直打哆嗦,道:“大圣,小王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
悟空笑道:“你慌什么?俺就一问。”
“拔龙鳞乃屠龙第一步,剧痛难忍,仙力大损。没了鳞,处处软肋,普通兵刃皆可伤身。”

悟空又犹豫了,若是他来承受这些,他连眼睛也不会眨一下,可是师姐,他不愿意。
龙王见他不语,又劝道:“大圣,你不保唐僧,终究是个妖仙。满天神佛都压你一头,齐不了天,顺不了意。小王已猜到大圣说的是谁,听小王一句,这西行路,无论你去与不去,她总是要走,还请大圣早发慈悲,莫久疏了你师父。”

悟空听罢,拜别了龙王,驾云出海。

13.

悟空手里拿着那顶花帽,看着在一边吃干粮的唐三藏,只想冷笑。
他有火眼金睛,怎会看不穿这帽子里藏的什么?八成又是哪位神仙给的宝贝,来治他这桀骜不驯的野猴子。罢了罢了,自己既决定走这一趟,早有了这种心理准备。他只做不知一样戴上,三藏见他带了帽子,也不吃干粮,默默地念了一通紧箍咒。那花帽就画作一根揪不断取不下的金箍,生了根似的往里勒。悟空只觉头痛欲裂,忍不住在地上打起滚来,口中却不肯出声。
三藏念了一通,停下来道:“悟空,你若是听我教诲,我便不念这紧箍经。你可再无礼了?”
悟空道:“我愿保你,再无退悔之意。”说罢扶他上马,继续前行。

行经数日,师徒两人听见水声,悟空心道,这就是蛇盘山鹰愁涧了。行至涧边,悟空使了神光往下看去,竟是深不见底,哪里有白龙的影子。三藏只见悬崖峭壁,朔风凛凛,连飞鸟都难过,正在发愁,只听涧中一声龙吟。玉色白龙破水而出,推波掀浪就朝二人冲来。悟空忙把三藏扶下马,那马登时被白龙一口吞下肚去。只一晃神,那龙又不见了踪影,悟空还是认了出来,是师姐!
“白龙休走!”

悟空就要追上前去,却叫唐僧一把拽住,道:“徒弟啊,那厮好大的口,竟将那马一口吞下。既是他吃了,这万水千山我可如何前进啊!”
悟空正急,见他这样又要忍不住暴躁起来:“师父莫要这等脓包么!我这就去找她,把马寻回来!”唐僧仍是不放手,道:“你走了,若是他回来,可不连我都吃了?”
悟空气得一把甩开,道:“又要马骑,又不放我去,似这般守着行李坐到老吧!”正难息怒,空中一道祥光,正是南海观音来了。

悟空一见,急纵云跳到空中,道:“菩萨,那龙,那龙吃了我师父的马,潜在涧底,如之奈何?”
菩萨道:“你且去涧边叫一声,芷瑶仙玉白龙,有南海观音在此,她自出来。”

悟空走到涧边,深吸了两口气,冲着涧底叫道:“芷瑶仙玉白龙,有南海观音在此。”

再说师姐这边,方才恍惚听见有人喊她,声音甚似悟空,,却喊的是白龙,还只当自己听错了。此时听得颇为真切,绝不会认错,就是悟空的声音。他如今已经受灾五百年,难道真是他来了?他如今叫着自己名号,又不知那些错综的事情他知道多少,一时想不到要如何面对。

悟空又在岸上喊了两声,白龙终究是翻波踏浪,出了水来,化作人型,向菩萨拜道:“蒙菩萨救命之恩,在此久等,可是取经人来了?”菩萨一指悟空,道:“这可不是取经人的大徒弟?”

她回头对上悟空的眼光,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悟空心中亦是百感交集,强笑道:“你可该叫我一声大师兄。”

菩萨道:“凡马走不了千山万水,唯这龙马才到得了灵山佛地。”又使杨柳枝沾了甘露,往她身上一点,道“变。”她登时化作白马的样子。
“功成后,超越凡龙,还你金身正果。”她俯首领诺。

收了白龙马,菩萨祥云缭绕往普陀去了。

悟空理了理她颈上鬃毛,又静静看了她半晌,还是忍不住一把抱住她脖子,闷闷说道:“俺都知道了。”白马不语,这闹天宫的大圣竟是有些哽咽了,道:“你叫我不要胡来,你自己犯什么傻!”
白马用下颚轻轻去蹭他的背。

悟空又用额头抵着她脸颊说道:“以后我是大师兄,今天开始,由俺老孙护着你。”马儿还是没说话,眼睛里却尽是笑意,打了个响鼻。

“走罢。”悟空牵着她,往唐僧那处去,扶三藏上了马, 牵着缰绳领路西行。

与她并排行着,悟空只觉得这是他五百年来最安心的时刻。

——————————————————————

猴子与龙女的渊源

其实梗还是蛮多的,什么菩萨怕猴子调戏善财龙女啊之类的

以及悟空的原型娶了龙女:
“据《山海经》等史籍记载,巫支祁是尧舜禹时期的奇妖,也是我国有史以来最有神通也是最有影响的第一奇妖。巫支祁出生在豫南桐柏山中的花果山,为天生神猴。后娶龙女为妻,生了三个儿子,都是神通广大的魔头。他自为淮涡水神,在淮河中建有龙宫,其势力波及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百度

连娃都有了啧啧。

这篇到这里应该就差不多了,剩下来都是段子一样的番外,还有一篇师姐视角的番外主要讲三眼简单略过的化龙那一段,两个人并肩去取经应该算是非常规HE?好像有点烂尾哈_(:3」∠)_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