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月出》【奶爸戬】【萝莉养成】

※可能有OOC

※可能有鸡皮疙瘩

※封神演义+宝莲灯人设

※第三人称



月光透过树影,转眼又被脚步声踏的稀碎。

一位年轻妇人抱着一个女婴踉踉跄跄的跑着,抹黑在林中穿梭,不时紧张地向身后张望。循着水声她出了树林来到江边,江边立着一座庙宇,正是二郎真君庙。

那妇人急急跑向真君庙里,神殿中被长明灯映的敞亮,她抱着孩子对高大英武的真君像拜了一拜,转身到了神像后,将女婴放在了团垫上。正要放手,女婴却抓住了她手指,咿咿呀呀的撒着娇,妇人甚是不舍的逗弄她粉雕玉琢般的小脸蛋,轻声哄到:“乖,别出声,娘去去就来。”说着眼泪已是一滴滴打在包裹孩子的锦被上,终是狠心放手,拿盏灯出门往另个方向跑去。

过了一会儿,几个手持刀剑来者不善的人又闯了进来,刀刃上的血迹还未干,在庙里四处找些什么。女婴听见声响受了惊吓,又不见母亲,皱了皱小脸,眼看就要大哭起来,这时一阵风吹过,她便安然睡了过去。

待那几个人走后,真君神殿里一道暗金的气流闪过,从角落里走出一位丰神俊朗的白衣男子,眉间一道金色流云纹,样貌与真君像如出一辙,正是二郎神杨戬。

他走到女婴身边,伸手一挥去了法术,她又转醒过来。女婴见到面前有人,就伸着手嘤嘤地哭着要他抱。二郎神的手,拿过刀架过鹰担过山,就是没抱过这么小的小奶娃,虽然从前照顾过妹妹,那也得比这大的多了。他小心地抱起来,女娃儿也不认生,立刻就止了哭声,歪头看了他一会儿,就笑着伸手要摸他前额的天眼。

他歪头躲开,被她逗笑了:“你胆子倒挺大。”说着抱着她径直穿墙而过,消失在殿后。




梅山兄弟看着二郎神怀里的小女娃,眼睛瞪得老大,还是张伯时说:“杨大哥啊,你……你养个狗养个鹰的就算了,怎么连小女娃也抱回来养啊?”

杨戬抱着她在殿里踱来踱去,心情莫名的好:“我在这灌江口成日也没什么事,不过点查香火,偶尔跟你们去打打猎。她母亲去之前求我庇护她,不如我就留着这个小家伙,还挺有趣。”

“可是你会带孩子吗……”
杨戬想想也是,抬头唤道:“扑天雕!”话音刚落,殿中就飞来一只银眼金翅鹰,化作一女子的样子。

杨戬继续吩咐道:“去华山请三圣母来,然后顺便……给这娃娃找个乳母。”

扑天雕的嘴角抽动了几下,最终只是俯首称了声是。

全然不见其他几人纠结的表情,杨戬自言自语着: “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好呢?今晚月色很好,月出皎兮……不如就叫舒窈吧?”



“哥……你怎么突然想收养个凡人的女娃娃?”三圣母打量着吃饱了正在熟睡的舒窈,有些摸不着头脑,扑天雕来传话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来那么多原因。”

小舒窈让杨戬想起了三妹小时候。那时候他们一家人天伦之乐,突然有一天天官出现,说母亲是西王母座下侍女,私配凡人,将她压在太行山下。自己小小年纪就离了家去昆仑山随玉鼎真人学艺,一去就是十数年。等到学成之时,担山逐日,劈山救母,他兄妹二人肉身成圣封了神,一个在灌江口,一个在华山,也是甚少见面。看着这个粉嘟嘟的小家伙,他竟有些久违了的家的感觉。

三圣母轻轻戳了戳舒窈的小脸蛋,笑道:“你现在潇洒,等小丫头哭闹起来,你可别嫌麻烦。”

所幸舒窈并不是喜欢哭闹的孩子,还有乳母侍女一众人照顾,加上有了她之后,三圣母来的也频繁了许多。真君无事的时候,就来看顾她,她似乎跟杨戬特别亲,偶尔有侍女哄不好的,只消二郎神抱抱,不一会儿就安静着窝在他怀里。惹得三圣母一阵吃味,自己三天两头带些好玩好看的来,这丫头还是最喜欢二哥。

这天晚上,真君正抱着她和哮天犬玩耍,乳母来了要带她去睡。小舒窈却是怎么都不肯松开他袖子,嘤嘤地哭起来。真君看她眼泪汪汪的也不忍心,就干脆抱了过来,替她抹掉眼泪,说:“罢了罢了,她就跟我睡一晚也行。”

侍女把床软软地铺了一层,真君侧卧在外侧,一只手给她枕着,像堵墙一样护着她,舒窈在他身边睡得格外安稳。

第二天早上,杨戬早早就醒了,手还被她枕着,也不敢乱动。过了一会小家伙翻腾了几下,似乎要睡醒的样子。杨戬却突然起了玩心,想看看她醒来都会干些什么,就眯着眼睛装睡。她睁开眼睛,还有朦胧的样子,又乖乖趴了一会才清醒。真君能感觉到她看着自己,小小的身体一点点蹭过来,肉乎乎的小手抚上了自己眉心流云纹,还发出疑惑的咿呀乱语。杨戬忍着笑意,仍装睡不动。突然一个温热又湿润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嘴角,他一愣,睁眼看到。是舒窈在亲他。小家伙见他醒过来,又胡乱亲了好几下,冲着他甜甜的笑。

杨戬叹了口气把她搂在怀里,都道二郎真君神通广大,心高气傲,他对着眼前这个小家伙,却是心都已经软软化成了一摊,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她能言语,提出什么要求,只怕自己都会一一满足。

三妹说的没错,自己可真是捡了个麻烦。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