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师弟猴】方寸山 8-9

1-7+番外:http://yashaaegean.lofter.com/post/3e12de_7e87e30

破九短贺现代:http://yashaaegean.lofter.com/post/3e12de_7ea39b8

算圣我第三人称清水
番外只是段子跟剧情和结尾无关,基本就是群里聊天时候的脑洞而已【。
最后还是HE,不过算是非常规的HE吧……
脑洞似黑洞,Bug不少,大家就假装无视吧【喂



二郎神自己的打算,除了上仙,连三圣母也没说。他安排的倒也妥帖,既给了玉帝面子,又没铺张只走了个过场,上仙在二圣庙中选了个地方住下,两人相敬如宾,这事情就算过去了。
三圣母有了个新嫂十分欢喜,日日过来要亲近亲近,上仙也都随着她,倒叫真君有些尴尬。

这夜里,上仙想着许久没去看过悟空了,正好无事不如就去转转。

悟空见她来,开口就道:“还没恭喜上仙,喜结良缘啊。”

师姐猛然被他说得一愣,才反应过来,笑道:“你在这深山老林,消息倒灵通。”
“你不告诉俺,自然有人告诉俺。”猴子叼着根草,不知在看哪里。
师姐盘腿打坐,闭着眼道:“又不是什么大事,难道要我见人就嚷嚷去?”
“不,不是什么大事儿?!”悟空瞪着眼,嘴里的草都掉了,“婚姻之事!玉帝老儿钦赐,还不是大事?难道那三眼小儿,玉帝外甥你还挑不上眼?”
“你怎知就是我挑的他,他自一表人才,多少仙娥仙子等着他挑呢。”

悟空鼻孔里出气就当回应。
“听这意思,你既与他无意,为何又要嫁给他?”
师姐被他说得也有些心烦起来,原就是想躲个清静,奈何悟空偏偏揪着这事问个不停,道:“你这猴头今日是怎么了?嫁不嫁不是我说了算,于我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嫁谁都一样。难道我为了这事也学你在灵霄殿上闹一通吗?”
“你怕那玉帝老儿什么?要这样言听计从,闹他又如何。他要你嫁谁你就嫁谁,他要是下旨让你斩了俺老孙,你可待怎么?”
“胡说什麽!”师姐被他胡搅蛮缠气得站起身来,“你在这五行山下也有些时日了,怎么一点教训都不记!莽撞起来最后吃苦的还是自己,明不明白?”
悟空没做声。
“你且说真君好了,他娘也曾被玉帝压在山下,他担山逐日救出母亲,可有去闹天宫?不要总想着打打杀杀的!”

悟空本消下些火,听她竟拿那三眼的事儿来教训自己,噌又烧了起来。才嫁去,这就回护偏袒起来了。嗤笑道:“真君真君,他自在灌江口等你回去,不必说给俺老孙听。那儿有个完人,你且来这五行山做什么?”
“你!”师姐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顺了好一会气才道:“我费这些口舌,你竟浑听不进去,不说也罢。”说罢转身欲走。
“走罢走罢,以后也不必来!”
猴子也气的不轻,够得着的树木花草尽数被他撇了折了。



二郎显圣平常不去天庭,无事时常与梅山兄弟带着哮天犬去狩猎。
上仙就自己往灌口边或是往方寸山下去讲道。

这日,正向庙里回去,在灌口碰上梅山兄弟六人。上仙便过去问好:“这不是六圣兄弟么?今日怎的没与真君一起?”
梅山兄弟回道:“可别提了。那孙悟空将猴类生死簿一并勾了,猴子都成了精,当日去花果山降他时也只抓得七十二洞妖怪,半个猴妖也没得。这几日在那妖山里闹将起来,真个头疼。我等兄弟前去降妖,没奈何,只得一把真火连山烧了。”
上仙大惊道:“胡来!真火可是随便用的么?那日老君的炼丹炉翻了,西边可现在还有个火焰山呢。”
六圣道:“那些猴精不比寻常,若是用普通的火,没烧起来就被他们灭了。我们也是无奈之举。已然烧起来了。”
上仙道要去看看,就不见了踪影。梅山兄弟拦不住她,只能往庙里回真君的话。

上仙腾着云,不消时便到了花果山近处,只见东边山脚已烧了起来,火势有渐长之势,那处猴子四散奔逃,若有的被烧到身上,登时也就灰飞烟灭了。悟空在方寸山时就常提起花果山,说这里洞天福地,山明水秀,四季如春。若是见了这般光景,不知要何等伤心。撇开回护师弟的私心不提,若这里真成了第二个火焰山,无春无秋,四季皆热,寸草不生,五谷不结,便是连周围凡人百姓的生路也一齐断了。
想到这里,也不耽搁,上仙转头就去了龙王水晶宫,寻灭火的法子。

连去了东海、西海四位龙王处,都是一样的路子。以礼相迎,一听要灭花果山的火,便推脱起来,道龙王降雨都要玉帝敕令,尤其是这真火,普通的雨灭不得,要龙潭水才行,断不敢便宜行事。

上仙没奈何,只能往南天门去,半路却被显圣真君拦了下来。

“事情经过梅山兄弟都与我说了。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龙王道降水要玉帝敕令,我可不是去求他的敕令么?”上仙正心急,就要他让路。

真君拽住她,道:“你平日冷静,怎么这次如此糊涂!梅山兄弟去降妖是谁的旨意?他们又何来真火?天庭里有千里眼、顺风耳,这烧山滚滚浓烟他们不知?他可有下敕令灭火?这火本就是他要烧的,你去求他又有何用!”

其实这些她心里隐约知道,但不想面对,只当还有转圜的余地。
“那……依你说,要怎么办?”
真君见她明白过来,才松开她,道:“没办法,等他什么时候想起来这山里生灵涂炭是罪过了,那时才有办法。”

她竟有些想笑。

神仙掌三界因果,定人生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怎的这般无能?统统的没办法,没奈何,事不关己便作不知。

你们都没办法,我有!

上仙转身就走,真君不知她打的什么主意,又问:“你去哪?”
“真君,之后我要做什么,都与你无关。你只当今日没见过我,我不想牵连旁人。”
“把话说清楚!”真君见她要惹祸上身,心道她一向稳重怎么这回失了分寸,不叫她走。
上仙不欲他纠缠,只甩了拂尘打过去,真君没料到,一个躲闪,她已使了身法不见了踪影。

评论(1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