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厨YASHA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污人

【ALL婶】刀男同居30题 (七)和泉守兼定

1~5

6


7 做饭 —— 烛台切光忠(本丸厨师长今天不在)    纯情的和泉守兼定

“好……饿……”与其说是躺在回廊,倒不是说是饿瘫在回廊比较合适,“呜呜呜光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不只光忠,本丸大多数主力都集结起来去出阵联队战,就连至少能做个稻荷寿司的鸣狐都不在,可以说是非常凄惨了。

“喂喂,干嘛老想着光忠啊?今天负责照顾你的人是帅气又强大的我啊。”在一边看漫画的和泉守表示了略微不满。

“可是兼桑你又不会做饭。”

“做饭这么简单的事,谁说我不会!”觉得自己受到挑战的和泉守“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你就说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做给你看。”

和泉守撩了一把刘海,充满迷之自信的俯视着我。

“那就……饺子吧?”

“好,就吃饺子!”他很爽快的答应了,然后往我的房间走去。

“喂,你去哪里啊,厨房在那边诶!”

“拿你的平板电脑查饺子的做法啊,不然要怎么做?”兼先生眨巴着他浅葱色的大眼睛,语气非常无辜。

……

所以还是根本不会是吗!

----------------------------

“……为什么我也要一起来啊?”我看着面前的面粉盆,有点懵逼。

“不劳而获是不可能的哦。”

“那你每次马当番的时候还都想偷懒让国广帮你。”

“咳咳,我那也是为了锻炼他嘛,我的助手不是那么好当的。”和泉守面不改色。

“……”

“好啦,快点干活,你不是很饿了吗?两个人一起就可以快点做好了啊。”

不得不说和泉守看起来还是很专业的,不光带好了围裙,为了卫生起见连长发也盘了起来。

看着他露出的颈部和认真的侧脸,还真是……

挺有人妻感啊……

“笨蛋!“ 毫无防备地吃了兼桑一个爆栗,痛痛痛……

“‘人妻感’这种词是用来形容我这种男子汉大丈夫的吗?”

原来不小心说出来了啊= =

他小声嘟囔着:“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笨蛋肚子饿,我才干这种事啊……”

他瞄了我一眼,看着我低着头憋笑的样子,有点赌气道:“想笑就笑。”

“不不不,我不是笑话你。我就是觉得,兼桑脸红的样子特别可爱。”

和泉守瞪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转过头有些挫败道:“可恶,总觉得这种对话应该反一反才对啊……”

---------------------------------------------------

“切碎之后……加盐……少许……多少算少许啊!”和泉守怒扔调羹,“如果我知道多少是少许的话我还需要看菜谱吗?”

“嘶……”眼睛一阵刺痛,我抬手想揉,发现手上都是面糊。

“你怎么了?”看我要跳脚的样子,和泉守有些焦急地问。

“不知道是睫毛还是什么,扎到眼睛了……”

和泉守捧住我的脸:“真是的……我帮你吹一下,眼泪冲出来就好了,大概……”

他俯下身子,散落下来的几缕发丝垂在我耳边,痒痒的。我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

“别乱动……”兼桑轻柔到几乎是小心翼翼地吹着气。

被他轻轻撑着眼皮,我只能盯着他近在咫尺的脸,似乎跟平时潇洒大条孩子气的样子有些不大一样。

眼泪裹着掉下的睫毛滑落,滴在他的手背上,我眨了眨眼。他仍然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

“额……兼桑,已经好了。”


“你们俩,在厨房干什么?”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惊愕的声音。

“长谷部,你们已经回来啦,好快啊。”

看清我的样子时候长谷部原本就不太好的表情变得更加不好了。

和泉守突然反应过来刚刚的姿势从背后看起来有些暧昧,涨红了脸有些惊慌地摆手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着长谷部几乎要拔刀的神情,别是已经脑补了一出“刀剑男士以下犯上强吻主人,审神者反抗不成羞愤落泪”的狗血大戏。

“咳咳,是我眼睛进了东西而已啦。”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虚地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平常不要跟着鲶尾他们看些乱七八糟的,要注意身心健康。”

长谷部:“???”

鲶尾:“???”

----------------------------------------------------------

第二天

有人敲门。

“请进?”

和泉守把一个便当盒放在我面前,有些别扭地挠了挠头。

“昨天本来说要做东西给你吃的,后来还是没弄成。呐,今天补一份便当给你。”

“诶?真的是兼桑做的吗?”我接过便当盒,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啦!我昨天让国广指导了好久啊!”

“谢谢你啦。”我笑道,“吃到兼桑爱妻便当的我应该是第一个吧。”

和泉守的脸又变得红红的:“什么‘爱妻便当’,你这家伙……算了算了,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那么我就开动咯!”

“怎么样?”和泉守歪着头,小心地观察我的表情。

“第一次就有这种水平,兼桑很厉害诶!”

得到肯定答复的和泉守小小松了口气。

“那是当然啦!毕竟我是帅气又强大的流行的刀啊!”他笑道。

确实很感激他的心意,我很认真地埋头猛吃,和泉守就在桌子对面单手托腮,看得津津有味。

“喂喂,不用吃那么快也可以啦。”他伸手擦掉了我嘴角沾到的酱汁,含住了那根手指。

“咳咳!”

“就说别吃那么快,你看,呛到了吧。”他有点无奈地给我拍着背。

不是吃得快呛到,明明是被你突然的举动吓得呛到!

“是有这么好吃吗?看来我比烛台切更有厨师的潜质也说不定啊。”

你快拉倒吧!说不出话的我用眼神表达着这样的信息。

“喂,我说,你是不是也应该礼尚往来,回我一份爱妻便当啊?”

我点了点头,表示你开心就好。

他嘿嘿一笑,突然起身走到房外,掩上拉门,动作一气呵成。

“那我就等着你的爱妻便当啦,夫人。”

“……”


门外的和泉守兼定抚上胸口,深吸了一口傍晚微凉的空气。一想象她现在的表情,他的嘴角又忍不住翘起。

“真是个笨蛋啊……”



下一章应该是喝醉的被被_(:з」∠)_

评论(5)

热度(34)